我们就从历史故事中,因为郑国在重耳流亡的时候得罪了重耳

问题:类似墨子公输班、烛之武退秦师、触龙说赵太后之类,舌战群儒和瑞木游说已经有点超乎常人了……

会说话,在生活中、职场中都很重要,许多不会说话的人连自己怎么得罪人的都不知道。在历史长河中,有这么一些人凭三寸不烂之舌救国、救人、最不济也能救下自己,我们就从历史故事中,看看学好说话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45 东道主

回答:

一、烛之武

故事背景:

晋国君重耳流亡的时候路过郑国,大臣叔詹劝对郑文公说道:重耳未来时会有所成就的,趁现在落魄,要么好好招待,要么干脆杀了。

郑文公觉得流浪的晋国公子不值得招待,也不值得动手,干脆关门不接待就算了。结果被重耳记了仇。

重耳当了晋国国君后借口郑国在楚晋两国之间摇摆,联合秦国来围攻郑国。要报当年拒门之仇。

郑国是小国,同秦晋两国根本没法打。在这干着急的紧要关头,有一个郑国大臣佚之狐说:郑国有个能把死的说活的人,叫他出来肯定有办法。推荐的这人叫烛之武,今年70岁了,担任郑国的牧马官。

图片 1

烛之武

烛之武见了郑文公后,就吟了两句诗…呃,说了两句话。

烛之武说: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

翻译过来就是:你们郑国的HR早TM的干嘛去了,我都快老死了才想起我来!

郑文公赶紧说软话:早没有招揽您,是我国HR的错,但是现在您不出马,郑国公司完了,您以后的养老金也没地方取了处啊!

烛之武也就是意思意思,小抱怨一下,其实早就胸有成竹,于是准备出城跟秦国谈判。

当时郑国人吓得连城门都不敢开,把烛之武连夜从城头用篮子放了下去。

烛之武跌跌撞撞终于到来秦军军营,结果守门的一看是个老头,连门都不开。烛之武眼看着一肚子话见不到正主,于是大半夜在军营门口嚎啕大哭,最后终于哭动了秦穆公。

秦穆公很生气,问:你一个老头子大半夜的在我家门口嚎什么嚎?

烛之武说:郑国公司要亡了,秦国公司马上也要亡了,两家公司都要倒闭了,我能不哭吗?

秦穆公更生气:我大秦国刚拿到C轮投资,你敢说秦国要亡了?

烛之武跟秦穆公提了三个问题:

1、  秦郑中间隔着晋国,灭了郑国只能增加晋国土地,对秦国有什么好处?

2、 
晋国前国君在回国前答应给秦国割让城池,回国后马上修筑防御阵地,您就这么相信晋国人的信誉?

3、  晋国向东可以占领郑国,向西也可以占领秦国,您确定秦晋会一直友好吗?

秦穆公觉得烛之武说的很对,大家都是搞诸侯分封的,市场就这么大,多一个对手就少一分收益啊。于是不但跟郑国结盟,还留下一部分士兵保卫郑国。

成就:烛之武一言挽救了绝境中的郑国

忽悠指数:五颗星

本故事的中心思想:【在职场上千万不要小瞧养马官,凡是弼马温都是厉害人物】

晋文公为了许国的国君许僖公一心服事楚国,连天王到了河阳,他都不来朝见,就率领着齐、宋、鲁、陈、秦、郑、蔡、邾、莒等国的诸侯去攻打许国的都城颍阳[在河南省许昌市]。郑文公来是来了,可是还打算留个退步,不敢得罪楚国。推说国里闹瘟疫,带着兵车先回去了。背地里还给楚国去送礼,把各路诸侯一块儿去打许国的消息告诉了楚成王。许国向楚国求救。楚成王因为城濮打了败仗,又要对付南方的许多部族,不想再跟晋国交手,就不发兵。各路诸侯的兵马把颍阳围困起来了。
   
郑文公为了害怕楚国,不去攻打许国,可是曹共公倒带着本国的人马来了。曹共公不是在五鹿押着吗?怎么能带着兵马来见晋文公呐?原来曹共公押在五鹿的时候,派人到晋文公手底下的人那儿去行贿。刚巧晋文公有病,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衣冠整齐的鬼向他要饭。晋文公不给他饭,还把他赶出去了。第二天晋文公叫专门算卦的官圆梦算卦。那个圆梦的早已受了曹共公的贿赂,“使人钱财,与人消灾”,就说:“那衣冠整齐的鬼一定是曹国的祖宗,要饭就是请求复国,能有祭祀的意思。”晋文公觉得这话有道理,病就好了一半。他当即下令让曹共公回去再做国君。曹共公感激得直掉眼泪,一回到曹国,就带着兵马跟着晋文公去攻打许国。
   
许僖公不见楚国来救,只好投降,还拿出不少金子和绢帛去送给各路诸侯,算是慰劳。各路诸侯就分头回去了。
   
晋文公离开了许国,在半路上就听说郑文公回去并不是因为国内有什么瘟疫,原来是去跟楚国订盟约的。他就对赵衰说:“郑国真可恶极了!当初咱们逃难的时候,曹、卫、郑三国对咱们一点礼貌都没有。曹国和卫国已经受了惩罚,郑国的仇可还没报,再说郑伯还向着楚国,这回非管教管教他不可。”赵衰拦着他,说:“主公近来太累了,身子骨儿也不太好,先歇歇再说吧!”
   
他真听了赵衰的话回去歇歇了。他因为年老,近来身子也不太好,老是有点信神信鬼的。晋文公信鬼又信梦,放了曹共公这件事,连宁俞也知道了。他就想利用晋文公信鬼的毛病来搭救卫成公。
   
当初晋文公派先蔑押着卫成公到洛阳去,还嘱咐医生毒死他。可是宁俞紧紧地跟着卫成公,连吃饭吃药他都先尝一尝,弄得医生没法下手。后来医生只好老老突实地告诉了宁俞,请他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宁俞叫医生给卫成公喝了一点挺轻的毒酒,假装说是卫国的祖宗显灵搭救了卫成公,他才没死。晋文公半信半疑。同时,鲁国替卫成公在天王和晋文公面前求情,还各送了十对白璧。晋文公又信鬼,又有了十对白璧,就请天王把卫成公、宁俞他们放回卫国去了。卫成公派人杀了跟他打过官司的元咺和元咺回去另立的新君。卫成公又做了国君。这是公元前630年(周襄王22年)的事。就在这一年,晋文公又要会合诸侯去征伐郑国。
   
先轸说:“会合诸侯已经好几次了,这回又要他们去打郑国,好像叫他们不能过消停的日子。咱们的兵马已经够打郑国的了,何必再麻烦别人呐?”晋文公说:“也好,不过上回秦伯临走的时候跟我约定有事一块儿出兵。这回倒不能不去请他。”他就派使臣去请秦穆公发兵。
   
晋国的军队到了郑国,秦穆公带着百里奚、孟明视和三个副将杞子[杞qi三声]、逄孙、杨孙也到了。晋国的兵马驻扎在西边,秦国的兵马驻扎在东边,声势十分浩大,吓得郑文公没有主意了。大夫叔詹[郑文公的兄弟;詹zhan一声]说:“要是派一个有口才的人去劝告秦国退兵,单剩下晋国人就好办得多了。”郑文公说:“派谁去呐?”叔詹保举了烛之武。郑文公就叫人去请他来。烛之武到了朝堂,大臣们一瞧,原来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身子弯得像一张弓,走起路来晃晃悠悠地简直像要栽倒似地。郑文公对烛之武说:“我想请你去见秦伯,劝他退兵。老先生能辛苦一趟吗?”烛之武说:“这怎么成呐!在我年富力强的时候还不能立点功劳,如今一说话就上气不接下气的,还有什么用呐?”郑文公赔不是,说:“像你这么有能耐的人,我不能早点重用,这是我的过错。可是过去的事请你别提了。现在大难临头,我们急得一点主意都没有。还是请老先生勉为其难,为国家辛苦一趟吧!”烛之武一瞧他这么诚心诚意的,只好答应了。
   
当天晚上,几个壮小伙子请烛之武坐在筐子里,用绳子从东城的城墙上吊下去。他就一直向着秦国兵营走去。秦国人一瞧是个老头子,一只脚已经踩在坟边上了,也不去为难他,可是不许他到兵营里去。烛之武就赖在外头直哭。这一场的吵闹哄动了营里的人。秦穆公听到了,吩咐人把他带进来,问他:“你没事在这儿哭什么?”烛之武说:“我哭的是郑国快要亡了!”秦穆公说:“那你也不该在这儿哭哇。”烛之武说:“我这儿还替秦国哭呐!”秦穆公说:“秦国有什么可哭的?”
   
烛之武说:“贵国和晋国联合起来攻打郑国,郑国准得亡了。可是郑国在晋国的东边,秦国在晋国的西边,郑国离秦国差不多有一千里路,秦国决不能跳过晋国来占领我们的土地。那么郑国一亡,土地就全归晋国了。贵国和晋国本来是一般大,势均力敌的。要是晋国灭了郑国,晋国的力量可就要比秦国大得多了。再说当初晋惠公夷吾买粮的事谁都还记得。您对晋国可以说是大恩大德,晋国对您多少有点忘恩负义。这且不说,今天晋国向东边打,灭了郑国;明天也可以向西边去侵犯贵国。您知道从前虞国帮助了晋国,灭了虢国。晋国可用什么去报答虞国呐?晋国灭了虢国,顺手把虞国也灭了。像您这么英明,一定明白这点,我只是提一提罢了。”
   
秦穆公听了,细细地咂摸着烛之武的话,觉得挺对。不由得向他点了点头。烛之武接着说:“要是贵国能答应我们讲和,敝国就脱离楚国,投降贵国。以后贵国要是在东道上有什么事情,或是派人来往什么的,一切全由敝国来招待,敝国一定作为贵国的‘东道主’,就算是您外边的仓库。”秦穆公答应了烛之武的要求,跟他“歃血为盟”,还派了杞子、逄孙、杨孙三位副将在北门外留下两千人马保护着郑国,自己带着其余的兵马回去了。
   
晋国人一瞧秦国人不说什么就走了,都挺生气,狐偃主张追上去打他们。晋文公说:“我要是没有秦伯帮忙,怎么能够回国呐?”他就叫将士们加紧攻打郑国,同时还向郑国提出两个条件:第一,立公子兰为太子;第二,交出谋士叔詹。原来郑文公治死公子华的时候,公子们都逃到别国去了。公子兰逃到晋国,留在那儿做了大夫。这回晋文公攻打郑国的时候,叫他领路。公子兰推辞,说:“我虽然受了父亲的迫害,跑到这儿,做了大夫,我可不能忘了父母之邦。主公可怜可怜我的苦衷吧!”晋文公由这儿更看得起公子兰。这回要郑文公立他为太子。
   
郑文公只能答应一半,他说:“立公子兰为太子,这倒是可以的。叔詹是我们重要的大臣,怎么也不能叫他去遭毒手。”叔詹说:“要是晋国不答应咱们讲和,咱们全国的老百姓可不知道要给他们弄死多少。难道主公倒愿意吗?死了我一个人,救了郑国的老百姓,还不值吗?”郑文公和大臣们只好流着眼泪,把叔詹交给晋文公。晋文公要把叔詹扔到油锅里活活地炸死。叔詹说了一大篇为国尽忠的话,最后还说:“拿忠臣下油锅,难道是晋国的规矩吗?”晋文公是要面子的,就把他放了。没过几天,公子兰到了。晋文公派人送他进城,郑文公就立他为太子。晋国的兵马才离开郑国。
   
秦国的将军杞子、逄孙、杨孙三个人带着两千人马驻扎在北门。一瞧晋国送了公子兰回国,立他为太子,不由得气得直蹦。杞子说:“主公为了郑国投降了咱们,才退兵回去,叫咱们保护着北门。郑伯反倒甩了咱们,投降了晋国,简直太不像话了!”他们就派人去向秦穆公报告,请他快来征伐郑国。

题目说了烛之武退秦师这种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救国的事,那我再说一个和烛之武同时期发生的舌辩之士救了自己命的故事吧。

二、叔詹

故事背景:

叔詹是郑国重臣,还是郑文公的弟弟。

烛之武说退秦兵后,晋文公大怒,依然围着郑国,虽然不打仗,但郑国人也没法出城。郑文公求教烛之武,烛之武说:我听说郑国的公子兰在晋国收到重用,现在派人迎接公子兰回国,再求和,晋国一定会答应。

郑文公于是派人去迎接公子兰并向晋文公重耳求和。

晋文公重耳说可以答应求和,但有两个条件:

图片 2

叔詹和郑文公,这版的郑文公是沙僧演的哦

1、公子兰回去后必需成为郑国公司的接班人;

2、把得罪我最深的叔詹交出来。除此之外,一切都免谈!

叔詹知道了晋国的条件后对郑文公说:拿我一个人换一个国家,还有啥不愿意的?于是大方接受晋国的条件,约定了日期后去见晋文公。

晋文公一见到叔詹,马上厉声说道:你作为郑国的重臣,让你的主公在贵宾面前失礼,这是罪行一!和我们结盟后又再生二心,这是罪行二!”说罢命叫人火速架好鼎镬,准备把将叔詹给煮了。

叔詹早就做好了准备,淡定的说:

“您当年路过敝国,我曾经对我主公说:‘晋公子贤明,而且手下都是当宰相的料,如果返回晋国,肯定能领导众诸侯。’

到会盟时,我又对我主公说:‘我们既然与晋结盟,绝不能再有二心,否则将来会有大祸。’结果我主公不听,如今大祸果然降临了。

我能料事如神,这是

我能尽心为君,这是

我临能危不屈,这是

我能舍身救国,这是

像这样仁、智、忠、勇俱全的官员,在晋国看来,就是两个字:煮了。”

叔詹毫无畏惧的走到大鼎前面,手扶鼎耳对着晋国大臣们高喊:“从今往后,忠心耿耿为国君办事者都要以我为戒!”

晋文公一听马上就蔫了,叔詹这最后一句话太狠啊,要是真把他给杀了,我手底下的人谁还给我尽心办事啊!

晋文公也不愧是春秋五霸之一,马上变脸下令免死,并对叔詹说:“寡人只不过是试试你的胆色罢了!您果然是好胆色!”并请他坐下,重新以礼相待。等郑文公立公子兰为世子后,晋军也随即班师回朝。

成就:保住了自家性命,获得对方的尊重。

忽悠指数:四星半。

本故事的中心思想:【烛之武可以说退秦军,叔詹可以保全性命,但郑国不强大,都是事倍功半。所以对于职场菜鸟来说,能力很重要,选择有实力的公司更重要。】

 

故事背景:

三、宁戚

宁戚是齐桓公小白得以称霸的重要大臣之一,但在认识齐桓公之前,宁戚当时是个纯草根(放牛郎)。

那他是怎么样从一个放牛郎做到春秋最顶级公司齐国的核心管理层的呢?

宁戚是这么做的:

图片 3

宁戚敲角

齐桓公准备开拓鲁国的市场,于是亲自带领大军出征。早有预谋的宁戚先等到管仲,得到管仲的赏识。然后等到齐桓公快到的时候,拉着牛出来,弹着牛角当街开了一场个人演唱会。宁戚就唱了一首歌,歌词是:

南山灿,白石烂,中有鲤鱼长半尺。生不逢尧与舜禅,短褐单衣才至骭。从昏饭牛至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

齐桓公听了很生气,就把宁戚抓过来拷问:

你一个放牛的,谁给你的权力妄议中央?

“生不逢尧与舜禅”是讽刺谁呢?

“长夜漫漫何时旦”这不是赤果果的影射齐国朝廷黑暗么?

宁戚回答说:我只是个放牛的,深奥的理论不会说,我只说三点:

一、我只听说尧舜的时代,所有官吏都公正廉明,诸侯都真心服从。到了您这,第一次开诸侯会,开到一半宋国就跑了;
二次开会又被鲁国人曹刿刀架在脖子上要挟您;

二、我听说尧舜的时代,百姓安居乐业,活得很安逸。到了您这,不但连年打仗,国家经济不咋地,老百姓生活越来越困难;

三、尧舜时代,尧不让他儿子丹朱继位而禅让给更有才能的舜。到了您这,您杀了哥哥得了国家,又借天子来调动诸侯……综上所述,我才说长夜漫漫何时旦!

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宁戚的这三句话,句句对着齐桓公的伤疤揭。齐桓公是气的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马上招呼侍卫把宁戚给推出去斩了。

宁戚一点也不怕,只是叹了口气,说了一句话,齐桓公听到后马上就把他给放了!

宁戚说的是:

唉!桀杀了龙逢, 纣杀了比干,今天宁戚就成为第三个吧。

听听,一句话就点中了齐桓公的死穴。就问你服不服?

你不是相当尧舜么?杀了我之后不但当不成尧舜,未来的历史书上你马上要比肩桀纣这样的昏君了。我活着是个放牛的,死了反而比肩龙逢、比干这样的大忠臣,这是赚翻了啊!

齐桓公也是反应快,马上叫松绑,亲自上前拉着宁戚的手笑眯眯的说:先生果然有才,我刚才只是故意试一下先生的反应而已。

宁戚这时候才拿出管仲的推荐信,齐桓公又惊又喜,于是赶紧跟宁戚商谈创业的想法,感觉很对胃口,马上任命宁戚为上卿,宁戚一下子成为齐国仅次于管仲的核心员工。

成就:从草根一步成为最顶级公司的核心管理层,放到现在也就是奶茶一步成为京东老板娘可以类比了。

忽悠指数:四颗星。

本故事的中心思想:【不要光看宁戚会弹牛角唱歌,人家能力也好啊!何况管仲的推荐信是一般人能拿到的么?】

评:一句话,夹在大国间的小国,难呐!郑文公参加过齐桓公的会盟,之后反复摇摆于晋楚之间,更多的是形势所逼,没有办法;说郑国国君反复不定,不能坚定地站在某一方是没有道理的。而且总的来说,晋楚争霸的势力分界点恰恰就在郑国,郑国归附于哪边往往就表示哪边更强势一些。在晋楚争霸时期,距离楚国更近的蔡、许等国更多时候依附于楚国,而中原的各个小诸侯国更多地依附于晋国。当然,实力固然是最重要的因素,中原各国多少还视楚国为“蛮族”,加上楚国自立为王等因素都使得晋国在这场争霸中占据着些许的优势。
  晋文公饶了卫成公,但与此同时也害了元咺。宁俞一心保护国君,调解卫国的争斗,倒不失为一位忠臣。政治上的事情,往往很难用一个对错来下定论,把握住其中关键的利害关系才是根本。  又是一段很有名的古文《烛之武退秦师》,引于下:
  九月甲午,晋侯、秦伯围郑,以其无礼于晋,且贰于楚也。晋军函陵,秦军氾南。佚之狐言于郑伯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秦君,师必退。”公从之。辞曰:“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然郑亡,子亦有不利焉!”许之。
  夜缒而出。见秦伯曰:“秦、晋围郑,郑既知亡矣。若亡郑而有益于君,敢以烦执事。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以陪邻?邻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郑以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君亦无所害。且君尝为晋君赐矣;许君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晋,何厌之有?既东封郑、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阙秦,将焉取之?阙秦以利晋,唯君图之。”秦伯说,与郑人盟。使杞子、逄孙、杨孙戍之,乃还。
  子犯请击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与,不知;以乱易整,不武。吾其还也。”亦去之。
  烛之武高明之处在于他只字不提郑国的利益,全文都是围绕秦国的利益展开,一番言语就说得秦穆公退兵。国有贤士,非难不显,烛之武之谓也。
  东道主一次日后被不断的引申,现在更多地用于指代主办某项赛事的国家。

公子叔詹是郑国重臣,还是郑文公的弟弟。因为郑国在重耳流亡的时候得罪了重耳,等到重耳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于是联合秦国一起发兵围攻郑国,报复当年一箭之仇。郑国是小国,根本没法抵御秦晋两国,于是郑国派烛之武半夜槌墙而出,跑到秦军军营门口哭诉,终于凭借烛之武的游说,秦军答应撤兵。

四、曹植

上面几个案例可能还有些人不太知道,但下面这个故事基本上一个中国人都听过。

他就是建安七子曹植和他哥哥曹丕的故事。

故事背景

曹丕称帝后,对兄弟曹植的才能忌讳不已,于是命令曹植七步作诗,不如就是名不符实有欺君之罪。

图片 4

七步成诗

曹植的反应全国人民都知道,这位大才子略一沉思就念了这首千古名句出来: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咦?这怎么和故事里说的七步诗不一样啊?作者你是不是讲了一个假的七步诗?

其实上面这个版本才是最早的七步诗版本,故事详见《世说新语》

文帝尝令东阿王七步作诗,不成者行大法。应声便为诗曰:“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帝深有惭色。–《世说新语-文学》南朝
刘义庆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世人常见的这个版本出自三国演义,是后人改编的作品。

不过改编后觉得更朗朗上口了,这是要感谢罗贯中吗?

图片 5

成就:曹植七步诗可以挽回一时,但始终被曹丕所忌,曹丕死后继位的皇帝同样怀疑曹植,曹植后半生一直不得志。

忽悠指数:二颗星。

本故事的中心思想:【部门来了个和你不对付的新领导,要你一天必需做出公司发布会的PPT,做不出来就裁员!就问你做还是不做?】

下期我们通过历史故事聊聊职场上不会说话,装逼失败的案例哦!

烛之武说退秦兵后,晋文公更是大怒,依然围着郑国,虽然不打仗,但郑国人也没法出城。郑文公求教烛之武,烛之武说:我听说郑国的公子兰在晋国收到重用,现在派人迎接公子兰回国,再求和,晋国一定会答应。

郑文公于是派人去迎接公子兰并向晋文公重耳求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