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钦宗又把王荆公召回东京当首相,成片种植玉蜀黍的地面才方可听见那句农谚

问题:老人说“秋水老子冬水娘,浇好春水多打粮”,如何理解?

宋仁宗做了四十年皇帝,虽然也用过像范仲淹、包拯等一些正直的大臣,但是并没有改革的决心,国家越来越衰弱下去。他没有儿子,死后由一个皇族子弟做他的继承人,这就是宋英宗。英宗即位四年,就害病死了。太子赵顼
即位,这就是宋神宗。
宋神宗即位的时候才二十岁,是个比较有作为的青年。他看到国家的不景气情况,有心改革一番,可是他周围的人,都是仁宗时期的老臣,就是像富弼这样支持过新政的人,也变得暮气沉沉了。宋神宗想,要改革现状,一定得找个得力的助手。
宋神宗即位前,身边有个官员叫韩维,常常在神宗面前谈一些很好的见解。神宗称赞他,他说:这些意见都是我朋友王安石说的。宋神宗虽然没见过王安石,但是对王安石已经有了一个好印象。现在他想找助手,自然想到了王安石,就下了一道命令,把正在江宁做官的王安石调到京城来。
王安石是宋朝著名的文学家和政治家,抚川临川人。他年轻时候,文章写得十分出色,得到欧阳修的赞赏。王安石二十岁中进士,就做了几任地方官。他在鄞县(今浙江鄞县,鄞音yìn)当县官的时候,正逢到那里灾情严重,百姓生活十分困难。王安石兴修水利,改善交通,治理得井井有条。每逢青黄不接的季节,穷人的口粮接不上,他就打开官仓,把粮食借给农民,到秋收以后,要他们加上官定的利息偿还。这样做,农民可以不再受大地主豪强的重利盘剥,日子比较好过一些。
王安石做了二十年地方官,名声越来越大。后来,宋仁宗调他到京城当管理财政的官,他一到京城,就向仁宗上了一份万言书提出他对改革财政的主张。宋仁宗刚刚废除范仲淹的新政,一听到要改革就头疼,把王安石的奏章搁在一边。王安石知道朝廷没有改革的决心,跟一些大臣又合不来,他就趁母亲去世的时机,辞职回家。
这一回,他接到宋神宗召见的命令,又听说神宗正在物色人才,就高高兴兴应召上京。
王安石一到京城,宋神宗就叫他单独进宫谈话。神宗一见面就问他说:你看要治理国家,该从哪儿着手?
王安石从容不迫地回答说:先从改革旧的法度,建立新的法制开始。
宋神宗要他回去写个详细的改革意见。王安石回家以后,当天晚上就写了一份意见书,第二天送给神宗。宋神宗认为王安石提出的意见都合他的心意,越加信任王安石。公元1069年,宋神宗把王安石提升为副宰相。那时候,朝廷里名义上有四名宰相,病的病了,老的老了。有的虽然不病不老,但是一听见改革就叫苦连天。王安石知道,跟这批人一起办不了大事,经过宋神宗批准,任用了一批年轻的官员,并且设立了一个专门制定新法的机构,把变法的权抓了来。这样一来,他就放开手脚进行改革了。
王安石变法的主要内容是:
一、青苗法。这个办法是他在鄞县试用过的,现在拿来推广到全国实行。
二、农田水利法。政府鼓励地方兴修水利,开垦荒地。
三、免役法。官府的各种差役,民户不再自己服役,改为由官府雇人服役。民户按贫富等级,交纳免役钱,原来不服役的官僚、地主也要交钱。这样既增加了官府收入,也减轻了农民的劳役负担。
四、方田均税法。为了防止大地主兼并土地,隐瞒田产人口,由政府丈量土地,核实土地数量,按土地多少、肥瘠收税。
五、保甲法。政府把农民按住户组织起来,每十家是一保,五十家为一大保,十大保为一都保。家里有两个以上成年男子的,抽一个当保丁,农闲练兵,战时编入军队打仗。
王安石的变法对巩固宋王朝的统治、增加国家收入,起了积极的作用。但是,也触犯了大地主的利益,遭到许多朝臣的反对。
有一次,宋神宗把王安石找去,问他说:外面人都在议论,说我们不怕天变,不听人们的舆论,不守祖宗的规矩,你看怎么办?
王安石坦然回答说:陛下认真处理政事,这就可说是防止天变了。陛下征询下面的意见,这就是照顾到舆论了;再说,人们的话也有错误的,只要我们做的合乎道理,又何必怕人议论。至于祖宗老规矩,本来就不是固定不变的。
王安石坚持三不怕,但是宋神宗并不像他那么坚决,听到反对的人不少,就动摇起来。
公元1074年,河北闹了一次大旱灾,一连十个月没下雨,农民断了粮食,到处逃荒。宋神宗正为这个发愁,有一个官员趁机画了一幅流民图献给宋神宗,说旱灾是王安石变法造成的,要求神宗把王安石撤职。
宋神宗看了这幅流民图,只是长吁短叹,晚上睡不着觉。神宗的祖母曹太后和母亲高太后也在神宗面前哭哭啼啼,诉说天下被王安石搞乱了,逼神宗停止新法。
王安石眼看新法没法实行下去,气愤得上书辞职。宋神宗也只好让王安石暂时离开东京,到江宁府去休养。
第二年,宋神宗又把王安石召回京城当宰相。刚过了几个月,天空上出现了彗星。这本来是正常的自然现象,但是在当时却被认为是不吉利的预兆。宋神宗又慌了,要大臣对朝政提意见。一些保守派又趁机攻击新法。王安石竭力为新法辩护,要宋神宗不要相信这种迷信说法,但宋神宗还是犹豫不定。
王安石没办法继续贯彻自己的主张。到第三年春天,再一次辞去宰相职位,回江宁府去了。

宋仁宗做了四十年皇帝,虽然也用过像范仲淹、包拯等一些正直的大臣,但是并没有改革的决心,国家越来越衰弱下去。他没有儿子,死后由一个皇族子弟做他的继承人,这就是宋英宗。英宗即位四年,就害病死了。太子赵顼

回答:

即位,这就是宋神宗。

“秋水老子 冬水娘,浇好春水多打粮”。这可能是北方地区
农村中的一句谚语。我国南方农村是: 一年种植两季水稻;或一季种水稻,
一季种作物(疏菜、番薯等。)所以没有这句农谚。只有在北方农村
成片种植小麦的地区才可以听到这句农谚。//民以食为天,小麦是北方
广大农民赖以为生的粮食。小麦是一二年生的草本、粮食作物。一年仅种植一造。常在秋天播种小麦。对播种了小麦的田地要多浇水,最好是漫灌水,使麦田湿透。这有利于麦芽开根`长根、扎根。如果天公作美,秋天下一两场大雨,对播种后的小麦是很有利的!老天爷的这种眷顾,无疑是广大农民的好爹爹!至冬季,在下雪前也要多浇水一两次,让麦田湿透,麦苗更好地茁壮生长`多分孽,以利于多长穗。如果老天作美,下一次湿土的冬雨,那就是老天娘娘关怀农夫了!春天,厚雪融化后,春阳和暖,如果再下一场春雨,或人工多浇一两次水,这将有益于夥粒饱满,产量大增!可谓丰收在望!大功告㨗!

宋神宗即位的时候才二十岁,是个比较有作为的青年。他看到国家的不景气情况,有心改革一番,可是他周围的人,都是仁宗时期的老臣,就是像富弼这样支持过新政的人,也变得暮气沉沉了。宋神宗想,要改革现状,一定得找个得力的助手。

回答:

宋神宗即位前,身边有个官员叫韩维,常常在神宗面前谈一些很好的见解。神宗称赞他,他说:“这些意见都是我朋友王安石说的。”宋神宗虽然没见过王安石,但是对王安石已经有了一个好印象。现在他想找助手,自然想到了王安石,就下了一道命令,把正在江宁做官的王安石调到京城来。

这就是几千年来中国农业社会,农民根据气侯、节令所总结出来的农作物植保经验。只是不同地区说法不一样,但意思是一样的。

王安石是宋朝着名的文学家和政治家,抚川临川人。他年轻时候,文章写得十分出色,得到欧阳修的赞赏。王安石二十岁中进士,就做了几任地方官。他在鄞县(今浙江鄞县,鄞音yìn)当县官的时候,正逢到那里灾情严重,百姓生活十分困难。王安石兴修水利,改善交通,治理得井井有条。每逢青黄不接的季节,穷人的口粮接不上,他就打开官仓,把粮食借给农民,到秋收以后,要他们加上官定的利息偿还。这样做,农民可以不再受大地主豪强的重利盘剥,日子比较好过一些。

本博所处地区,农民有“麦收八、十、三场雨”之说。也就是农历的八月、十月和下一年的三月,这三个月只要每月有一次透墒雨,小麦丰收就有希望了。

王安石做了二十年地方官,名声越来越大。后来,宋仁宗调他到京城当管理财政的官,他一到京城,就向仁宗上了一份万言书提出他对改革财政的主张。宋仁宗刚刚废除范仲淹的新政,一听到要改革就头疼,把王安石的奏章搁在一边。王安石知道朝廷没有改革的决心,跟一些大臣又合不来,他就趁母亲去世的时机,辞职回家。

秋水即八月份为冬小麦、油菜、豌豆等作物备播的底墒,底墒充足,出苗就齐,苗好就打下了丰收的基础。而农历十月份的雨也叫压苗雨,刚出土的嫩苗迫切需要一场大雨,便于小麦根系扎得深,吸收养分。下年开春三月份,正是小麦返青生长旺盛期,有一次大雨基本上就丰收在望了。

这一回,他接到宋神宗召见的命令,又听说神宗正在物色人才,就高高兴兴应召上京。

现在有条件的地方,可以人工灌溉,适时浇水也可以保证粮食丰收。

王安石一到京城,宋神宗就叫他单独进宫谈话。神宗一见面就问他说:“你看要治理国家,该从哪儿着手?”

回答:

王安石从容不迫地回答说:“先从改革旧的法度,建立新的法制开始。”

秋水老子冬水娘,浇好春水多打粮。

宋神宗要他回去写个详细的改革意见。王安石回家以后,当天晚上就写了一份意见书,第二天送给神宗。宋神宗认为王安石提出的意见都合他的心意,越加信任王安石。公元1069年,宋神宗把王安石提升为副宰相。那时候,朝廷里名义上有四名宰相,病的病了,老的老了。有的虽然不病不老,但是一听见改革就叫苦连天。王安石知道,跟这批人一起办不了大事,经过宋神宗批准,任用了一批年轻的官员,并且设立了一个专门制定新法的机构,把变法的权抓了来。这样一来,他就放开手脚进行改革了。

这句话是指小麦说的,秋水老子指的是秋天种小麦时先要浇水保垧,扎好根。冬水娘是指小麦要在冬天浇冻水保温,使之多分蘖,就象娘一样,多生子苗。浇好春水多打粮:是指到了春天小麦要即时浇好返青水,就可获得丰收。

王安石变法的主要内容是:

回答:

一、青苗法。这个办法是他在鄞县试用过的,现在拿来推广到全国实行。

《荀子·大略》记载着这样一段孔子同子贡的对话:

二、农田水利法。政府鼓励地方兴修水利,开垦荒地。

子贡对孔子说:我对学习感到疲倦了,希望去侍奉君王以得休息。

三、免役法。官府的各种差役,民户不再自己服役,改为由官府雇人服役。民户按贫富等级,交纳免役钱,原来不服役的官僚、地主也要交钱。这样既增加了官府收入,也减轻了农民的劳役负担。

孔子说:《诗》云:“自早至晚,温文恭敬。管理祭祀,虔诚敬谨。”侍奉君王如此之难,怎么能休息呢?

四、方田均税法。为了防止大地主兼并土地,隐瞒田产人口,由政府丈量土地,核实土地数量,按土地多少、肥瘠收税。

子贡又说:那么我希望侍奉父母以得休息。

五、保甲法。政府把农民按住户组织起来,每十家是一保,五十家为一大保,十大保为一都保。家里有两个以上成年男子的,抽一个当保丁,农闲练兵,战时编入军队打仗。

孔子回答说:《诗》云:“孝子尽孝永不竭,祖先赐福无消歇。”侍奉双亲如此之难,怎么能休息呢?

王安石的变法对巩固宋王朝的统治、增加国家收入,起了积极的作用。但是,也触犯了大地主的利益,遭到许多朝臣的反对。

子贡接着说:那么我愿在妻儿那里得到休息。

有一次,宋神宗把王安石找去,问他说:“外面人都在议论,说我们不怕天变,不听人们的舆论,不守祖宗的规矩,你看怎么办?”

孔子说:《诗》云:“以礼法对待妻子兄弟,齐家治国世无匹。”对待妻儿如此之难,怎么能休息呢?

王安石坦然回答说:“陛下认真处理政事,这就可说是防止天变了。陛下征询下面的意见,这就是照顾到舆论了;再说,人们的话也有错误的,只要我们做的合乎道理,又何必怕人议论。至于祖宗老规矩,本来就不是固定不变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