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有深刻内涵,是乡村振兴背景下做好三农工作的根本遵循

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有深刻内涵,是乡村振兴背景下做好三农工作的根本遵循。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有深刻内涵,是乡村振兴背景下做好三农工作的根本遵循。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聚焦“三农”工作,围绕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从八个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这是继中共十九大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和《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对乡村振兴战略谋篇布局之后,党中央国务院着眼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展全局,有效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主动谋划,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开好局、起好步的关键。

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有深刻内涵,是乡村振兴背景下做好三农工作的根本遵循。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有深刻内涵,是乡村振兴背景下做好三农工作的根本遵循。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有深刻内涵,是乡村振兴背景下做好三农工作的根本遵循。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聚焦“三农”工作,围绕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从八个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这是继中共十九大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是实现现代化的普遍规律。世界近现代发展史表明,已经实现现代化的国家,无一例外都会在工业化的中期阶段

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有深刻内涵,是乡村振兴背景下做好三农工作的根本遵循。“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了很多硬任务、重要任务和紧迫任务,这需要各级党委政府,出实招、见真效,不折不扣实施好,落实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号角已经吹响。我们必须要拿出“功成不必在我”的奉献精神,鼓起“功成必定有我”的干劲,认真贯彻落实中央《意见》精神,坚定信心、埋头苦干,久久为功,向乡村振兴发起总攻,扎扎实实把乡村振兴战略向前推进,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美好愿景,奋力书写新时代乡村振兴新篇章。

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是实现现代化的普遍规律。世界近现代发展史表明,已经实现现代化的国家,无一例外都会在工业化的中期阶段,着重支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步伐。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国情发生深刻变化,总体上已进入工业化的中后期发展阶段,城乡之间、工农之间、经济社会之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日益显现。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际贸易形势复杂多变的背景下,加快补齐农业农村短板、做好“三农”工作具有特殊重要性。

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聚焦“三农”工作,围绕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从八个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这是继中共十九大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和《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对乡村振兴战略谋篇布局之后,党中央国务院着眼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展全局,有效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主动谋划,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开好局、起好步的关键。

近日,备受期待和瞩目的第16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对外发布,此《意见》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的三农指南,是乡村振兴背景下做好三农工作的根本遵循,对新时代做好三农工作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体现国家意志和全局导向。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有深刻内涵,“三农”是“压舱石”,解决好“三农”问题是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要突破对“三农”问题的传统认知,构建形成对“三农”问题的现代认知观,充分认识农业的多重功能、农民的多重属性和农村的多元价值。要转变各级党委和政府的政绩观,衡量一个地方工作的好坏,不仅要看工业,更要看农业;不仅要看城市居民,更要看农民群体;不仅要看城市建设,更要看农村面貌。

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是实现现代化的普遍规律。世界近现代发展史表明,已经实现现代化的国家,无一例外都会在工业化的中期阶段,着重支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步伐。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国情发生深刻变化,总体上已进入工业化的中后期发展阶段,城乡之间、工农之间、经济社会之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日益显现。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际贸易形势复杂多变的背景下,加快补齐农业农村短板、做好“三农”工作具有特殊重要性。

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党的十九大报告已经明确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要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必须更加重视“三农”工作,更加重视农村建设,没有农业农村的现代化,就没有国家的现代化,没有乡村的振兴,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今明两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三农”领域有不少必须完成的硬任务,随着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以来,三农领域改革的不断深化,农业、农村、农民已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取得阶段性进展,但同时我们也清醒的看到,诸如妨碍城乡要素自由流动的掣肘亟需破除、平等交换的体制机制壁垒需要打破,而中央一号文件《意见》的落地,其“牢固树立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政策导向,优先考虑“三农”干部配备,优先满足“三农”发展要素配置,优先保障“三农”资金投入,优先安排农村公共服务”四大优先,有利于推进体制机制创新,强化乡村振兴制度性供给,强化人才支撑,优化政策保障,推动资源要素向农村流动,加快补齐“三农”短板,夯实“三农”基础,让乡村尽快跟上国家发展步伐,为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打下坚实的基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