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网络直播发展面临严峻挑战,28.5%受访者表示经常在网络直播平台上观看直播节目

作为一种新兴媒介,
YY直播、熊猫TV等网络直播平台由于其即时直播、互动性强等特点备受年轻人喜爱。然而,缺乏严格监管、粗口乱飞、网络主播衣着暴露等问题也使得网络直播平台乱象频发。

7月份,网络直播又一次次上了热搜。7月29日,一则“萝莉主播直播出bug秒变大妈”的消息传播网络。“乔碧萝殿下”是斗鱼上一位拥有13万粉丝的声优女主播,平时会用二次元图片遮脸,以甜美的声音和大家聊天,据她发布的照片,应该是位高颜值少女。7月25日她与人连麦直播时出现bug,遮挡脸部的卡通图片消失,真面目曝光:竟是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与其平时展现的形象完全不符,直播间内粉丝纷纷大呼受骗。事发后,花费10万元为她刷礼物的榜单第一男粉丝注销了账号。而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粉丝数量已经从原来的不到10万,到现在已经逼近
60 万了。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做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工作,发挥他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的重要作用。”

网络直播;受访者;节目;直播;互动

图片 1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以及青年个体意识和自我表达需求的不断增强,网络直播呈爆发式增长,直播平台数量猛增,社会资本亦纷纷涌入。

58.6%受访者直言网络直播平台节目良莠不齐

7月24日凌晨,东莞虎门交警查酒驾时发现一名年轻女子疑似酒驾。该女子当众崩溃撒娇痛哭:“我是个网红,我不要坐牢,坐牢会剃光头的!”让人啼笑皆非。

网络直播主持人(网络主播)以“90后”为主体,该群体思想活跃、流动性大,产生了深刻的社会影响。与此同时,极低的从业门槛,多元复杂的从业者,日趋加剧的竞争和资本扰动,使网络直播发展面临严峻挑战。

作为一种新兴媒介,YY直播、熊猫TV等网络直播平台由于其即时直播、互动性强等特点备受年轻人喜爱。然而,缺乏严格监管、粗口乱飞、网络主播衣着暴露等问题也使得网络直播平台乱象频发。

图片 2

鉴此,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廉思课题组联合42家网络直播公司及平台,运用专业化信息平台,发放问卷1900份,深度访谈网络主播100位,深入了解网络主播群体的从业状况和价值观念,并就网络直播业发展现状及监管进行了分析和思考。

上周,中国青年报通过问卷网,对2000人的调查显示,28.5%受访者表示经常在网络直播平台上观看直播节目,58.6%受访者认为网络直播平台节目良莠不齐,58.2%受访者建议直播平台完善监管体系。

7月18日,安徽合肥某小区一名男子死亡,警方发现房间内电脑正处于直播界面,桌子上放有白酒、啤酒及活蜈蚣、面包虫、壁虎等。经了解,男子系某平台主播,生前正在屋内直播喝酒。据该男子邻居反映,男子吃了蝎子、蜈蚣还有壁虎,喝了2斤白酒,这可能就是男子出事的原因。该男子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想博人眼球,赢得更多的关注度。

大学刚毕业时,谢菲菲因为找不到工作,在家“宅”了很久。后来她听取了闺蜜的建议,开始试着上直播。眼看粉丝越来越多,她索性辞去工作,专门在网上“授课”——在谢菲菲等网红的背后,聚集着数量众多的粉丝群体。他们认同网红的生活方式,并希望选择同样的方式生活。

47.6%受访者因释放压力而观看网络直播平台节目

图片 3

从“趁家人不在的时候躲在卫生间里录视频”,到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亲友特别是长辈的认可,谢菲菲付出了许多努力。在她看来,让自己变美的同时影响和带动更多人一起变得更好,是最让她开心的事。“我身边有个朋友之前对自己挺没信心的,有一次我帮她摘掉眼镜化了妆,告诉她上直播,结果她越来越有自信,自己以前从没有被这么多人关注过……”

数据显示,28.5%的受访者表示经常观看网络直播平台的节目,43.7%的受访者有时会观看,仅4.4%的受访者没有观看过。

网络直播到底有多火?

像谢菲菲这样的年轻人在中国有40多万人。统计显示,北京地区的网络直播平台有100多家,全职主播约有7.6万人,其中2014年开始从业的人数占7.9%、2015年占18.7%、2016年占62.1%,从业人数呈逐年快速增加趋势。调查显示,网络主播群体多为90后,60%以上的观众也是90后。网络直播是90后群体沟通交流和学习成长的重要互动方式,已成为90后的时代标签。

“在直播平台上,每个直播节目几乎都有几千人同时收看,一些知名主播一开播就有上万人,可以说,在网络直播平台上看直播已经成为一种潮流。”某直播平台游戏主播陈婉婷表示,与电视节目相比,直播节目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处理,更能缩短和观众的距离,因此观众更容易接受。

近几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衍生出了很多新兴职业,其中网络主播已经成为最受年轻人喜爱的职业之一,并且经过用户大量进入以及流量机制的驱动,移动直播平台快速崛起,用户观看直播的习惯逐步养成,且观看频率不断提高、付费意愿不断加强,开始变得人人可直播、一切皆可直播。转眼间,仿佛满大街都是所谓的“网红”。到底是什么人在看直播?

“草根青年”是网络主播的主力群体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张铮指出,网络直播平台迎合了当下年轻人希望表现自己、彰显自我个性的心理诉求。“对主播而言,只要有手机就可以开直播,很方便,网络直播平台为他们提供了一种更易展示自我的平台。对观众而言,可以通过直播看到他人更随性的一面,更加真实,因而会吸引年轻人喜爱”。

根据参考观研天下发布的《2019年中国直播行业分析报告-市场运营态势与发展前景研究》,在网络直播用户中,男性对于直播更感兴趣,68.4%男性用户每天观看直播时长超过30分钟,女性为60.2%。每天观看直播超过30分钟的用户中,90后占52.7%,80后占24.5%,95后占15.7%。

与传统媒体主播相比,网络主播具有鲜明的特点。从客观条件来看,直播环境不拘束于充满镁光灯的演播厅,随时随地都可以实现,只需要PC端或者移动端的支持就可以进行直播。从主观条件来看,网络主播的语言、面貌不需要具备专业主持科班出身的要求,只要有才艺有特色就可以吸引受众。相比于明星、网红的主播秀,普通人当主播的欲望更为强烈。网络主播没有特别的节目分类,内容具有随机性和生活化,具有明显的“草根艺人”“平民主持”的风格。

调查显示,释放压力成为受访者在网络直播平台上观看节目的主要原因。此外,免费观看很多优秀节目、能够互动交流、直播表演更接地气也是受访者选择观看网络直播平台的原因。其他原因还有:他人推荐,恶搞、吐槽,用掌上终端观看,非常便捷等。

图片 4

那么网络主播究竟是哪些人呢?他们的群体构成是怎样的?通过调查课题组给网络主播进行了简单的画像。

缓解工作压力、舒缓紧张情绪是刚毕业不久的刘凯源经常观看网络直播平台的主要原因。“在直播平台上,主播和观众间有什么话不用藏着掖着,没有防备心理,交流互动起来很轻松”。

随着观看直播用户规模的稳步增长,职业主播的收入也在增加,21.0%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据相关数据,2017年度北京市职工月平均工资为8467元,而职业主播的收入远高于平均职业收入,5个职业主播中就有1名主播月入过万。

从专业角度看,网络主播群体以艺术类专业为主,主要包括独立演员歌手、流浪艺人、自由美术工作者、自由摄影师等文化领域新兴青年群体。调查显示,从专科及以上学历主播所学专业看,艺术学专业的最多,占比38.7%;其次为管理学、经济学专业,占比分别为12.2%、9.1%;文学、工学、教育学专业相对较少,占比分别为7.9%、7.1%和6.8%。艺术类专业居多符合主播的职业需求,也反映了直播行业的供需关系。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苏俊斌分析,网络直播平台具有三个突出特点:一是实时性,所有的影像、声音、文字都是以直播的方式直接呈现;二是互动性,网友评论和主播回复可以即时呈现出来;三是社交性,网友可以通过一个或多个注册账号参与主播和其他观众的直播互动。“目前直播平台上的题材大多是游戏、娱乐类的,属于年轻人喜爱的内容,但是由于其实时、互动、社交的特点,未来很可能会吸引更多的人群,甚至影响到主流媒体的发展”。

图片 5

从地域分布看,来自省会城区和直辖市区的主播占比均为14.2%,地级市区占比17.4%,县城及县级市区占比16.7%,乡镇地区占比13.1%,农村地区占比24.5%,来自县、乡、村合计占比55.0%。从这个维度看,网络直播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草根青年群体”上升通道的作用,为出身底层的文化领域新兴青年群体提供了新的上升空间和实现梦想的机会。

调查显示,73.8%的受访者喜欢娱乐类直播,44.9%的受访者偏爱日常生活类直播,29.4%的受访者倾向选择游戏类直播,除此之外,体育类直播、教学培训类等也颇受欢迎。

赚钱是他们做主播的主要目的,在做主播原因中,占比高达58.1%,然后依次是兴趣使然和打发时间,分别占比37.8%、30.3%。网络直播乱象咋这么“顽强”?

网络主播为什么受年轻人青睐?

58.6%受访者认为网络直播平台节目良莠不齐

近年来,随着监管力度不断加大,网络直播中淫秽色情、暴力血腥、诈骗骗捐等违法违规现象已大大减少。然而不容忽视的是,一些网络直播乱象如今换上了“新马甲”,不健康甚至违法内容仍不时出现在网络直播间。大打“擦边球”等行为仍存

调查发现,网络主播多数是普通的年轻人。王锐2016年5月做网络主播,最开始的节目是唱歌和讲段子,无论是深情的歌曲还是搞笑的段子,都能赢得粉丝的掌声和礼物。就这样,凭借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他的粉丝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从最开始的2000人,激增到70多万人。很快,王锐就成为家乡“名人”,街坊四邻、亲戚朋友都特别喜欢看他的直播。

当前网络直播平台存在哪些问题?节目良莠不齐成为受访者指出的最大问题。其他问题还包括:节目内容游走在灰色地带、观众评论留言不文明、缺乏明确的监管体系和标准、网络主播自律意识不够、虚假广告等。

不久前,四川省自贡市容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2018年以来,女主播唐某某为博取眼球、增加粉丝和视频观看量,在农田中拍摄穿着鲜艳暴露、佩戴红领巾的捕鱼视频,并以“宜宾盈盈”账号在快手平台先后上传剪辑后的4段视频,视频播放量高达300余万次。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警方依法对唐某某予以行政拘留12日并处罚款1000元,责令其删除相关视频。

网络主播给年轻人提供了表现自己的机会,他们在沟通互动和才艺展示中感受到自己被需要、被认可,并在直播中不断完善自己。特别是一些年轻人通过网络主播,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实现了人生的价值。

大三学生王永明是一款名为“地下城与勇士”的网络游戏的玩家。在王永明看来,网络直播平台上女主播能少穿就少穿是吸引观众注意和消费的主要原因。“相比男主播而言,女主播会更受大家喜欢。虽然很多女主播并不擅长游戏、唱歌、表演等才艺,但是人长得比较漂亮,穿得也比较少,自然看的人就多了”。

唐某某的行为正是当前网络直播中最常见的乱象之一——传播低俗文化。

网络主播现象的出现,也反映了当代青年人个人世界建立和自我意见表达的内在需求,标志着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个体意识觉醒已经到了新的阶段。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