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山认为历史发展在于理、势的相互作用,当时清兵要杀廖周氏的婆婆

王夫之(1619~1692年),字而农,号薑斋,明清之际著名思想家、文学家。与黄宗羲、顾炎武并称为明末清初的三大思想家。世称“船山先生”,著作很多,其中以《读通鉴论》、《宋论》为其代表之作。“船山先生”王夫之10句名言,精辟至极,耐人寻味。

斜月横,疏星炯。不道秋宵真永。声缓缓,滴泠泠。双眸未易扃。霜叶坠,幽虫絮,薄酒何曾得醉。天下事,少年心。分明点点深。——明代·王夫之《更漏子·本意》

内容摘要:船山认为易、史关系为:“易言其理,春秋见诸行事。船山认为,宇宙间之理、气、象、数,皆由阴阳大化而成,所以天地人物同出于阴阳无心之化,只是草木任生、禽兽患死,唯人继善成性能尽乎生。船山反对此种分法,他认为治、乱仅是阴、阳二气运动的表现形态,在治、乱表象下,历史是沿着进化的方向发展的。船山十分推崇《易传》中的历史进步论,并结合自己“乾坤并建”的易学观,认为历史进化是形而上之道与形而下之器的共同进化。从道器、阴阳观念出发,船山认为历史发展在于理、势的相互作用,“势”为历史发展之大势,“理”则为驱动大势的原理。船山认为,以史为鉴的目的不在于一姓之私能否常持大宝、资鉴君子能否青史留名,而在于仁政能否施行、百姓是否安居。

  1. 天下事,少年心,分明点点深。——《更漏子·本意》

更漏子·本意

明代:王夫之

王夫之(1619年10月7日-1692年2月18日),字而农,号姜斋、又号夕堂,湖广衡州府衡阳县人。他与顾炎武、黄宗羲并称明清之际三大思想家。其著有《周易外传》、《黄书》、《尚书引义》、《永历实录》、《春秋世论》、《噩梦》、《读通鉴论》、《宋论》等书。王夫之自幼跟随自己的父兄读书,青年时期王夫之积极参加反清起义,晚年王夫之隐居于石船山,著书立传,自署船山病叟、南岳遗民,学者遂称之为船山先生。

王夫之

秀樾横塘十里香,水花晚色静年芳。胭脂雪瘦熏沉水,翡翠盘高走夜光。山黛远,月波长,暮云秋影蘸潇湘。醉魂应逐凌波梦,分付西风此夜凉。——宋代·蔡松年《鹧鸪天·赏荷》

鹧鸪天·赏荷

秋色到空闺,夜扫梧桐叶。谁料同心结不成,翻就相思结。十二玉阑干,风动灯明灭。立尽黄昏泪几行,一片鸦啼月。——明代·夏完淳《卜算子·秋色到空闺》

卜算子·秋色到空闺

残雪庭阴,轻寒帘影,霏霏玉管春葭。小帖金泥,不知春在谁家。相思一夜窗前梦,奈个人、水隔天遮。但凄然,满树幽香,满地横斜。
江南自是离愁苦,况游骢古道,归雁平沙。怎得银笺,殷勤与说年华。如今处处生芳草,纵凭高、不见天涯。更消他,几度东风,几度飞花。——宋代·王沂孙《高阳台·和周草窗寄越中诸友韵》

高阳台·和周草窗寄越中诸友韵

宋代:王沂孙

残雪庭阴,轻寒帘影,霏霏玉管春葭。小帖金泥,不知春在谁家。相思一夜窗前梦,奈个人、水隔天遮。但凄然,满树幽香,满地横斜。
江南自是离愁苦,况游骢古道,归雁平沙。怎得银笺,殷勤与说年华。如今处处生芳草,纵凭高、不见天涯。更消他,几度东风,几度飞花。20婉约,离别,相思,爱国

关键词:

回想着风云多变的天下大事,少年般的雄心啊令人心潮激荡!

龙8官网,作者简介:

  1. 自润无至今荒冢里,赢得血痕香。——清·王夫之《挽烈妇廖周氏》

  王船山,名夫之,字而农,号姜斋,是中国古代唯物主义思想集大成者。其一生所著甚多,其中由30卷《读通鉴论》及15卷《宋论》所构成的史论,为其遍注群经后,含英咀华之作。而明船山之“史”,需观船山之“易”。船山认为易、史关系为:“易言其理,春秋见诸行事。”由此可知,在船山思想体系中,易学处于中心,统摄诸事之理;而史学则处于外围,涵摄理之事征。

这句话高度赞扬了反清妇女廖周氏,当时清兵要杀廖周氏的婆婆,廖周氏用身躯堵住了贼掳屠刀。

  建立在易学基础上的历史观

龙8官网 1

  船山认为,宇宙间之理、气、象、数,皆由阴阳大化而成,所以天地人物同出于阴阳无心之化,只是草木任生、禽兽患死,唯人继善成性能尽乎生。所以船山提出:“人者,天地之心。”无人之天地,无先后、古今、生死、有无;唯有人之天地,具“宇”“宙”观念,始有对今夕初终的觉知。

  1. 埋心不死留春色,且忍罡风十夜霜。——清·王夫之《绝句》

  历史为人类所特有的“识力”,但并非有人即可称史,这种“识力”依托于文明的出现。如船山所言,轩辕以前太昊以上,因无完备的文字记录,所以是“前无识而后无与传”的时期,故此一时期不可称之为“史”。生活于无史时代之人,亦不能被称为“人”,仅能称之为“植立之兽”。可见,历史与人之间有着互相成就的不可分割性。因此船山认为,历史兴衰是由一个时代之人的善恶集合所成。他从易学“天地之数”切入这个问题:在易学宇宙观中,宇宙由天地之数五十五构成。其中一、三、五、七、九为阳数,相加得二十五;二、四、六、八、十为阴数,相加得三十。天地之数就是由阴、阳的总数相加而得,是为五十五,意谓囊括一切数和万物。人与物的生命均由性数和养数构成,谓之“养与性均以有生”。“性”是人或物的类属,人所以为人之性是《易》“继善成性”中,自发继乎上天的生生之德,由阳数二十五代表,因之为“性”故而轻盈纯一;而“养”则是维持人或物生存的物质条件,由阴数三十代表,因其为“食色”故而形实杂浊。在天地之数中,阳数二十五本少于阴数三十,如果人充养数以替代性数,久之浊而又浊,则衰世成。与之相反,如果人能“尽性而利天下之生”,这即是充性以节养,久之清而又清,盛世即相积而成。在这一过程中,如果有在位者聪明而强力,能起事功以充性节养,则更具效果。总而言之,历史之兴衰源于人性善恶之积,正如船山所言:“故成周之刑措百年,衰晋之五胡云扰,善恶之积,亦有往来,率数百年而一复。”

小草将身体埋藏在泥土中,抵挡撼动,以等待春天的到来。比喻反抗清政府的斗争精神。

  船山不否认历史的偶然性,但他并不以诡谲为意,而是强调公义对历史的决定性。所谓公义,顾名思义为“大公之义”,船山特别强调“公义”非一姓之私,而是以天下之公为功,同时又不据为己功,所以历史中虽有秦统六国“假其私以行其大公”的前例,但秦仍国祚不长,原因即在于执政者仅为一姓之言,而非为公义。他得出结论,天道阴阳和合与人道仁义相资,是决定世间万物能否有序发展的标准。如果阴阳失调则有天灾,仁义缺失则有人祸,因此天人和合之际,多为历史上大统一之治世,反之则为变革纷乱之时。

  1. 梦里鹅黄拖锦线,春光难借寒蝉唤。——王夫之《蝶恋花·衰柳》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