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过庭的《书谱》墨迹问世后不久,孙过庭的书法主要来自王羲之

孙过庭简介

孙过庭,名虔礼,字过庭,唐代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在古代书法理论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着《书谱》2卷,已佚。今存《书谱序》,分溯源流、辨书体、评名迹、述笔法、诫学者、伤知音6部分,文思缜密,言简意深。

孙过庭,唐代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名虔礼,以字行。吴郡富阳人,一作陈留人。著《书谱》2卷,已佚。今存《书谱序》,分溯源流、辨书体、评名迹、述笔法、诫学者、伤知音6部分,文思缜密,言简意深,在古代书法理论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其中许多论点,如学书三阶段、创作中的五乖五合等,至今仍有意义。有墨迹《书谱》传世。

孙过庭(约西元648——703年),吴郡人,名虔礼,字过庭,孙过庭对楷、行、草均有涉猎,尤其以草书著名,曾作书谱一文,为论述楷书与草书的文章,历代书法家均重视之。孙过庭的书法主要来自王羲之,宋朝米芾曾论其书谱说:
<甚有右军法,作字落脚差近前而直,此乃过庭法,凡世称右军书有此等字,皆孙笔也。凡唐草得二王法,无出其右。>
孙过庭善于临摩,其字的特色在于:
<用笔破而愈完、飘逸而愈沉着、婀娜而愈刚健>。

图片 1

孙过庭”好古博雅,工文辞,得名于翰墨间”。他擅长楷、行、草诸体,尤以草书著名。孙过庭传世书迹有《书谱》、《千字文》、《景福殿赋》三种,都是草书墨迹,其中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要数《书谱》。

孙过庭,字虔礼,江苏吴郡人,曾官卫胄参军、率府录事参军,官至率府录事参军。过庭“好古博雅,工文辞,得名翰墨间”,陈子昂所作墓志铭谓其才华并茂,胸有大志,但其生平不甚得志。宋米芾以为“凡唐草得二王法,无出其右”。孙过庭工楷、行、草三种字体,尤以草书见长,唐武则天垂拱三年,撰成《书谱》。《书谱》是一部书、文并茂的书法理论著作。其墨迹可为孙过庭书法之代表作。《书谱序》又名《运笔论》,从宋人题鉴可知,它只是一篇序文。内容分为溯源流、辩书体、评名迹、述笔法、诫学者和伤知音六个部分。阐述正、草二体书法,文思缜密,言简意赅,见解精辟,书中很多论点,迄今为学书者所乐道。孙过庭著《书谱》,在中国古代书法理论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如书中的学书法三阶段,创作中的五乖五合等,直到现在仍被学者扬推崇。

人物生平

孙过庭的《书谱》墨迹问世后不久,就有人提出批评。如唐代的窦暨在《述书赋》里说孙氏的草书有”闾阎之风,千纸一类,一字万同”。这种说法受到了后世专家的反驳。宋代的王诜说:”虔礼草书专学二王。

孙过庭,曾任右卫胄参军、率府录事参军。胸怀大志,博雅好古。擅楷书、行书,尤长于草书,取法王羲之、王献之,笔势坚劲,直逼二王。宋米芾以为唐草得二王法者,无出其右。然也有论者如窦巫讥其书为千纸一类、一字万同者。

郭仲微所藏《千文》,笔势遒劲,虽觉不甚飘逸,然比之永师所作,则过庭已为奔放矣。而窦暨谓过庭之书千纸一类,一字万同,余固已深疑此语,既而复获此书,研究之久,视其兴合之作,当不减王家父子。至其纵任优游之处,仍造于疏,此又非众所能知也。”

他出身寒微,在”志学之年”,就留心翰墨,学习书法,专精极虑达二十年,终于自学成才。到了四十岁,才做了”率府录事参军”的小官,因操守高洁,遭人谗议丢了官。辞官归家后他抱病潜心研究书法,撰写书论,可惜未及完稿,孙过庭因贫病交困,暴卒于洛阳植业里之客舍。唐初大诗人陈子昂曾为他作《率府录事孙君墓志铭》和《魏率府孙录事文》,说”元常既殁,墨妙不传,君之遗翰,旷代同仙”。把孙过庭比为三国时的大书家钟繇,可见他在唐初就很受推重。

展开剩余67%

书法成就

宋代的米芾虽然对前代书家颇为苛刻,对孙过庭的草书却心悦诚服。他在《海岳名言》中说:”孙过庭草书《书谱》。甚有右军法。作字落脚,差近前而直,此过庭法。凡世称右军书,有此等字,皆孙笔也。凡唐草得二王法,无出其右”。

孙过庭”好古博雅,工文辞,得名于翰墨间”。他擅长楷、行、草诸体,尤以草书着名。孙过庭传世书迹有《书谱》、《千字文》、《景福殿赋》三种,都是草书墨迹,其中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要数《书谱》。

明代的焦谓:”昔人评孙书,谓千字一律,如风偃草,意轻之也。余谓《书谱》虽运笔烂熟,而中藏轨法,故自森然。顷见《千文》真迹,尤可以见晋人用笔之意。禅门所称不求法脱不为法缚,非入三昧者,殆不能办此。”

孙过庭的《书谱》墨迹问世后不久,就有人提出批评。如唐代的窦暨在《述书赋》里说孙氏的草书有”闾阎之风,千纸一类,一字万同”。这种说法受到了后世专家的反驳。宋代的王诜说:”虔礼草书专学二王。郭仲微所藏《千文》,笔势遒劲,虽觉不甚飘逸,然比之永师所作,则过庭已为奔放矣。而窦暨谓过庭之书千纸一类,一字万同,余固已深疑此语,既而复获此书,研究之久,视其兴合之作,当不减王家父子。至其纵任优游之处,仍造于疏,此又非众所能知也。”宋代的米芾虽然对前代书家颇为苛刻,对孙过庭的草书却心悦诚服。他在《海岳名言》中说:”孙过庭草书《书谱》。甚有右军法。作字落脚,差近前而直,此过庭法。凡世称右军书,有此等字,皆孙笔也。凡唐草得二王法,无出其右”。明代的焦谓:”昔人评孙书,谓千字一律,如风偃草,意轻之也。余谓《书谱》虽运笔烂熟,而中藏轨法,故自森然。顷见《千文》真迹,尤可以见晋人用笔之意。禅门所称不求法脱不为法缚,非入三昧者,殆不能办此。”王世贞也说:”虔礼书名,一时,独窦暨贬曰凡草闾阎之类。《书谱》浓润圆熟,几在山阴堂室。后复纵放,有渴猊游龙之势。细玩之,则所谓一字万同者,美碧之微瑕,故不能掩也。”这些分析与评价要比窦暨全面、中肯得多。

王世贞也说:”虔礼书名,一时,独窦暨贬曰凡草闾阎之类。《书谱》浓润圆熟,几在山阴堂室。后复纵放,有渴猊游龙之势。细玩之,则所谓一字万同者,美碧之微瑕,故不能掩也。”这些分析与评价要比窦暨全面、中肯得多。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