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反努尔哈赤集团」的出现

到萨尔浒战役那一年,
已经59岁了,到了离退休的年龄。而他吵著闹著非要娶人家叶赫老女的时候,是34岁,到了58岁时发布「七大恨」,还咬牙切齿地提起这桩事——这已经相隔24年了,以这么个理由发动战争,其借口的牵强程度,堪称登峰造极。
对于他的部属来说, 掌握着他们生杀予夺的权力,随
弄出什么离奇的借口来,都是无法反抗的。 但是,努尔哈赤的家人却不然。
恰恰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会出现了以努尔哈赤大弟弟舒尔哈齐、小弟弟雅尔哈齐为首的「反大哥集团」,和以努尔哈赤的大儿子褚英为首的「反老爹集团」,这两次政治斗争是大清史上比较闹心的疑案,很多史学家翻遍了资料,也搞不懂一团和气的爱新觉罗家族里,怎么会闹出这么两伙分裂力量。
实际上,这两个「反努尔哈赤集团」的出现,是因为努尔哈赤的家人,没有意识到他的雄才大略,对于努尔哈赤挖空心思找借口,不间断地挑起战争表示反感,感情上无法接受而已。
就以努尔哈赤的大弟弟舒尔哈齐来说,替可怜的老兄想一想吧,有一天,他正在和老哥喝酒,两人都是花白的胡子,一大把年纪,黄土已经没了半截腰了,连孙女儿们都已经嫁人生娃娃了,这时候他听到大哥说道:「二弟啊,你还记得二十四年前吗?那时候你还年轻,大哥我瞧上一个漂亮姑娘……可是人家说啥也不嫁给我,二弟啊,要不横竖咱也没事可干,干脆拎刀子把那丫头她全家都杀了吧……」
听听努尔哈赤这个理由,他的脑子还正常吗?舒尔哈齐听了这种话,多半会气到发疯。
努尔哈赤就是这样一种人,他居然能够以二十多年前的一件小事为借口,弄出「七大恨」来,掀起满天的腥风血雨。我们读历史是看热闹,很难发现这个借口有什么不妥当之处。可是舒尔哈齐,天天和这种人待在一起,肯定是没办法再忍受下去。
所以舒尔哈齐果断地提出分家另过的要求,真的是受不了了。
然而满洲八旗是努尔哈赤花费心血、精心打造出来的军队,他岂能容忍这种分离主义分子在他眼皮底子为所欲为?于是温柔地请二弟赴宴喝酒,就在酒桌上将他逮了起来,关进一个石匣中,让他认真反省自己的过错。此外,凡是建议分家的分裂主义分子们,统统遭努尔哈赤酷刑杀死。
说到底,雅尔哈齐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主要是跟不上飞速发展的大好形势,吃老本,最主要的是他没弄清楚分家就意味着分裂军队,以致犯下了严重的政治错误。
而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却是与雅尔哈齐恰恰相反,雅尔哈齐是没有跟上形势的发展,而褚英却是因为跑得太快,跑到了形势的前面。虽然两人一前一后,相互之间距离甚远,但是错误的性质却是等同的,都是没有意识到在努尔哈赤这个特殊的家庭里,家事往往就意味着重要的政治活动,家庭矛盾,则意味着残酷而血腥的政治斗争。
褚英身为长子,最早跟着老爹屁股后面杀人放火,身经百战,渐渐地在军队中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威信和地位,而且他的追随者越来越多,渐成与老爹分庭抗礼之势。饶是他脑子中并没有跟老爹过不去的想法,但是遇到事情,他难免要为自己的追随者想一想,这一想,就远离了努尔哈赤的正确领导,走到了斜路上去。
形势比人强,半点不由人。当褚英利益集团形成之时,也就是努尔哈赤集团面临着重大威胁的时候。
褚英利益集团在利益分配上,本能地对努尔哈赤的亲随部属进行强力打压,这引起了努尔哈赤亲信们的强烈不满。努尔哈赤所面临的境况是,如果他不打掉褚英利益集团,那么不唯他的追随者会离心离德,星零四散,而且一旦褚英利益集团公然发难,连他自己都有性命之忧。
或许努尔哈赤会相信儿子,但他决不会相信自己的政敌。
于是努尔哈赤果断地出手了,弹指间,以褚英为首的「反老爹集团」灰飞烟灭。
这两场残酷的政治斗争,就是大人物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大人物要做的是大的事业,而大的事业必然会牵连着太多人的利益,一旦发生利益冲突,那绝非是道一声歉就能够化解得了的。
这个道理,在努尔哈赤死亡的那一年,他就已经悟得透透的。所以他留下遗言,吩咐由十四子多尔衮继承汗位,借此维系爱新觉罗家族的团结,以便吞并中原。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尸骨未寒,宫中已经掀起了惊天的权争之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