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2年4月29日是日本的,畑俊六进入东京四谷普小

畑俊六(1879-1962),日本战犯。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1933年后历任日军第十四师团师团长,日本航空本部长,日本台湾军司令官,教育总监等职。1938年调任上海日军总司令、华中日军司令官,曾指挥日军侵犯武汉。1939年任内阁陆军大臣。1941年再次来华,任侵华日军总司令官,负责全面指挥侵华战争。1944年获得元帅称号。1945年日本战败后被捕,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4年因病假释,后病死。

我们搜集历史课本里没有的历史趣事,为你讲述更多有趣的见闻,在中国命丧的六名日军大将带你一起走进未知的历史世界。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共有6名日军大将在中国丧命,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

畑俊六出生于日本东京的一个武士家庭,是这个崇尚武士道的家庭的第二个儿子。这个家庭非常不一般,兄弟之间竟然出了两个帝国陆军大将,畑俊六的哥哥畑英太郎死得早了些,但军旅生涯同样辉煌,也是以陆军大将之尊,于”9·18事变”前病死在关东军司令官任上。[1]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共有6名日军大将在中国丧命,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

庆祝会上乐生悲

1885年,畑俊六进入东京四谷普小。1891年随父迁居函馆,转入函馆市弥生小学高等科。1893年,其父因心脏病故去,举家又再次搬回东京。少年时代要好的同学中,有后来成为海军大将的藤田尚德、当过法务大臣的盐野季彦、东京帝国大学的教授池内巨集和佐久间等。1896年9月,17岁的畑俊六进入陆军中央幼年学校学习,生性聪明的他以第三名的成绩从陆幼毕业,随后进入野战炮兵部队第一联队。同年12月,进入陆军士官学校,同期生中有杉山元,小矶国昭等。次年以同期660名学生中第二名的成绩毕业,正式开始他的军人生涯。1901年,畑俊六被晋升为炮兵少尉。

图片 1

白川义则,日本爱媛县人,1876年生,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并赴德国留学。历任陆军省人事局课长、关东军第11师团参谋长、华中派遣部队司令官、步兵第9旅团旅团长。1916年8月返日任陆军省人事局局长,1919年1月调任日本陆军大学校长,

和那个年代大多数的日本军人一样,日本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个子不高,身材消瘦,形似病夫。假如不是1904年的那场日俄战争,他本应是个非常壮实的军人。畑俊六在25岁之前身体壮得像头牛,而且酷爱运动。日俄战争时期,他服役于乃木希典将军的第三军,在进攻旅顺外围的鸡冠山一役中,炮兵少尉畑俊六被一颗俄国子弹射穿了肺部。从那以后他的身体就越来越消瘦,以至于不了解他的人还认为他是个瘾君子。当然,这壹次负伤也使他获得了军旅生涯的第一枚勋章–功五级金鵄勋章,奠定了他今后飞黄腾达的基础。

白川义则,日本爱媛县人,1876年生,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并赴德国留学。历任陆军省人事局课长、关东军第11师团参谋长、华中派遣部队司令官、步兵第9旅团旅团长。

1921年3月任第11师团长,1923年10月任关东军司令官,1925年3月晋升为陆军大将,1927年4月耀升陆军省大臣,1928年6月间接策划了刺杀张作霖事件。1932年2月底,白川义则就任上海派遣军总司令官,指挥部队在浏河登陆,向上海方向发起了进攻。在中国军队停战撤军的情况下,仍然疯狂地向浏河镇、嘉定一线入侵,后迫于国际联盟的压力,无奈撤返。

伤愈后,畑俊六被送入陆军炮兵工科学校学习。从陆炮毕业之后,1907年,畑俊六进入培养日本陆军中高阶军官的陆军大学学习。1910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陆军大学校。后来就沿着精英路线一直在参谋本部干。畑俊六进入参谋本部后,正值参谋本部根据《帝国国防方针》和《帝国用兵纲领》制定年度作战计划,于是他便随队来到中国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考察,以便为日后侵略中国作准备。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畑俊六被派往德国担任武官,在那里他主要学习了德国的军事思想及战略战术。大战爆发后,他回到日本,继续在参谋本部任职,不久又被派往瑞典常驻,蒐集情报。1916年,畑俊六奉调回国,继续在参谋本部工作,担任作战班长,参加了对《帝国国防方针》及《帝国用兵纲领》的修改。在此期间,畑俊六与同在东京的后来担任日本首相的小矶国昭交往甚密。1918年,他兼任军令部参谋,同岁末作为巴黎和会全权代表的随员赴欧。1919年担任陆军大学战术教官。1920年第二次到中国考察。同年,他被晋升为陆军炮兵大佐,下放部队进行历练,先后任野战炮兵第十六联队联队长、陆军野战炮兵学校教导队联队长。1923年,升任参谋本部做战课长兼军令部参谋。在此期间,海军与陆军围绕着假想敌的设定问题争执不下,最终结果是依照海军的提案,设定假想敌顺序为美、俄、中。但陆军制定的作战计划仍以多个国家为物件。1926年,晋升为陆军少将,担任野战炮兵第四旅团旅团长。1927年任参谋本部第四部部长。1928年转任参谋本部做战部部长,参与其兄关东军司令畑英太郎与参谋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等策划满蒙占领的行动,该行动最终因其兄于1930年5月暴病而亡告终。1931年,晋升为陆军中将,担任野战炮兵总监。自1933年起,陆续担任过第十四师团师团长、陆军航空本部长、二·二六事件后代替皇道派的柳川平助担任台湾军司令官。1937年,畑俊六晋升为大将,就任陆军三长官之一的教育总监一职,成为日本陆军的首脑之一。

1916年8月返日任陆军省人事局局长,1919年1月调任日本陆军大学校长,1921年3月任第11师团长,1923年10月任关东军司令官,1925年3月晋升为陆军大将,1927年4月耀升陆军省大臣,1928年6月间接策划了刺杀张作霖事件。

1932年4月29日是日本的“天长节”——日本天皇生日。白川义则为庆祝其侵略活动的胜利,在日租界的虹门公园举行了盛大的“祝捷”阅兵大会,在与会日军齐唱日本国歌《君之代》之际,上海抗日敢死队派出的朝鲜革命党志士尹奉吉,在同伴的掩护下,连续向白川义则站立的主席台扔去了2颗小烈性炸弹,日第3舰队司令官野村吉三郎等与会日军将领非死即伤,白川义则被炸得奄奄一息,送往医院三天后咽气,这位杀入魔王终于得到了可耻下场。

1938年2月,由于华中派遣军在原司令官松井石根的率领下,在侵占南京后,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迫于国内外的舆论压力,日军大本营不得不撤回松井石根,由畑俊六接任华中派遣军司令官。

1932年2月底,白川义则就任上海派遣军总司令官,指挥部队在浏河登陆,向上海方向发起了进攻。在中国军队停战撤军的情况下,仍然疯狂地向浏河镇、嘉定一线入侵,后迫于国际联盟的压力,无奈撤返。

伶仃洋上送鬼神

晚年的畑俊六曾对友人说,指挥”徐州会战”和”武汉会战”是他平生最大的遗憾:”当时,中国大陆的战争已到了见好就收的时候了,再进一步深入,日本将非常危险。我掌握著华中派遣军,可以命令士兵们停止进攻,但其他地区的派遣军(指华北方面军的寺内寿一)和国内的主战派只听从天皇陛下的命令。我过去派特使向天皇陛下汇报了我对于大陆形势、日本的将来和国际形势的看法,无奈多

1932年4月29日是日本的“天长节”——日本天皇生日。白川义则为庆祝其侵略活动的胜利,在日租界的虹门公园举行了盛大的“祝捷”阅兵大会,在与会日军齐唱日本国歌《君之代》之际,上海抗日敢死队派出的朝鲜革命党志士尹奉吉,在同伴的掩护下,连续向白川义则站立的主席台扔去了2颗烈性炸弹,日第3舰队司令官野村吉三郎等与会日军将领非死即伤,白川义则被炸得奄奄一息,送往医院三天后咽气,这位杀人魔王终于得到了可耻下场。

大角岑生,日本爱知县人,1876年生,早年毕业于日本海军大学,并留学德国。历任海军省副官、驻法国大使馆武官、海军省军务局局长、第3舰队司令官、第2舰队司令官。1931年4月晋升为海军大将,同年12月出任海军大臣,次年改任军事议定官,1933年再任海军大臣,是深受日本天皇宠爱的臣子之一。1941年初,大角岑生偕有名的中国通领贺彦次郎少将来华,代表日本最高军事当局策划扩大侵略战争,并准备赴海南岛就任南太平洋舰队司令官。

数大将反对,陛下只好否决了我的提案。这是我80年生涯中最感遗憾的一件事。”

大角岑生,日本爱知县人,1876年生,早年毕业于日本海军大学,并留学德国。历任海军省副官、驻法国大使馆武官、海军省军务局局长、第3舰队司令官、第2舰队司令官。1931年4月晋升为海军大将,同年12月出任海军大臣,次年改任军事议定官,1933年再任海军大臣,是深受日本天皇宠爱的臣子之一。

2月5日凌晨,大角一行从广州乘海军巨型运输机起飞,由6架战斗机护航,飞往海南岛。在途经传什洋上空时遇到旋风,飞机引擎发生故障,被迫折返珠江口西岸。当地中国第3游击区司令袁带发现后,立即组织密集的机枪火力进行扫射,该机在弹雨中坠落于黄杨山。事后,第四战区第3游击区官兵赶到现场,不仅证实了大角岑生的死亡,而且从飞机残骸里搜出的大批绝密文件中,获悉了日本准备南进发动太平洋战争的企图,中国政府果断地向全世界揭露了日军这一阴谋。

5月19日,日军攻陷徐州,打通陇海线。但预定歼灭的中国军队主力50万人已在李宗仁指挥下先期撤出,日军占领地域越发宽广,兵力不敷分配的情况更加严重。紧接着,中国军炸开了河南花园口附近的黄河大堤,挡住了华北日军的深入,这件事更重要的是–他表明了中国政府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精神。寄希望于中国政府将非常快向日本屈服的念头像肥皂泡一样在日军上层消失了。

1941年初,大角岑生偕有名的中国通领贺彦次郎少将来华,代表日本最高军事当局策划扩大侵略战争,并准备赴海南岛就任南太平洋舰队司令官。2月5日凌晨,大角一行从广州乘海军巨型运输机起飞,由6架战斗机护航,飞往海南岛。在途经传什洋上空时遇到旋风,飞机引擎发生故障,被迫折返珠江口西岸。

筋竹冲里“烤黄鱼”

由于事成骑虎,日本政府增加战费35.2亿日元,2个月内征招新兵24万人组成10个师团,硬著头皮发动了超过国力允许的汉口攻击战。1938年6月18日,大本营根据御前会议的决定,向陆海军下达了准备武汉作战的命令。接到作战命令后,畑俊六开始积极进行进攻武汉的作战准备。他先是派兵拿下了军事重镇安庆,将德州好敏中将的航空兵团基干兵力部署在此地,以方便日军的战斗机从此起飞,轰炸汉口抢占制空权。随后,6月底,
畑俊六在”安宅”号军舰上与中国方面舰队司令官及川古志郎交换了《关于汉口攻略作战的陆海军协定备忘录》,与海军达成共同作战的协定,由海军负责打通长江水路交通,沿长江运送陆军。

当地中国第3游击区司令袁带发现后,立即组织密集的机枪火力进行扫射,该机在弹雨中坠落于黄杨山。事后,第四战区第3游击区官兵赶到现场,不仅证实了大角岑生的死亡,而且从飞机残骸里搜出的大批绝密文件中,获悉了日本准备南进发动太平洋战争的企图,中国政府果断地向全世界揭露了日军这一阴谋。

冢田攻,日本茨城人,1886年生,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历任关东军作战班长、课长,参谋本部第3部部长等职。“七·七”事变后任日军华中方面军参谋长,是主张侵华的激进分子,曾参与指挥日军进攻上海、南京的行动,是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元凶之一。1938年3月,任日本陆军大学校长,门月任第8师团长,再次入侵中国。1940年返回日本任参谋本部次长,参与制订日军南进决策。1942年7月,家田攻调任侵华日军主力部队第11军司令官,其首要任务是准备执行进攻重庆和西安的5号作战计划,企图将侵略魔掌伸向中国的战略后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