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菩於睡眠二十

佛睡患

佛言:勒,初菩察睡眠失有二十。若察,能令菩起精,意倦。勒,何名於睡眠二十?一者懈怠惰;二者身沉重;三者色憔悴;四者增疾病;五者火界羸弱;六者食不消化;七者生疱;八者不勤修;九者增愚;十者智慧羸劣;十一者皮暗;十二者非人不敬;十三者行愚;十四者;十五者眠覆心;十六者不善法;十七者白法;十八者行下劣行;十九者憎嫌精;二十者人。勒,是菩於睡眠二十。
世尊,重偈言:身重 懈怠少堪任 色光 是睡眠彼人常病 多集 四大互反
是睡眠食不消化 身光 嘶不清 是睡眠其身生疱 夜常昏睡 生 是睡眠退失於精
乏少 多悟 是睡眠常增 著於 盛治 是睡眠智慧 增於愚 志意常下劣
是睡眠彼住阿若 常懈怠心 非人得其便 是睡眠蒙愦失正念 不通利 法多忘
是睡眠由起迷惑 住於中 其心不安 是睡眠功德皆 常生悔心 增 是睡眠善友
亦不求正法 常行非法中 是睡眠不欣求法 功德 於白法 是睡眠彼人心怯弱 少於喜
支分多羸瘦 是睡眠自知身懈怠 嫉妒精者 其 是睡眠智者了其 常於睡眠 愚人增
利功德智者常精 勤修清道 苦得安 佛所世伎 及出世工巧 皆由精力
智者修若人趣菩提 了知睡眠 安住精力 悟生愧是故智者 常生精心 於睡眠
守菩提勒菩,而白佛言:希有世尊,著睡眠乃有如是量失。若有者,不生悔之心,起精,知是人甚大愚。若有菩,欲志求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者,如是真句,功德利益,於善法而生懈怠,不起精住菩提分,有是。(注:段文出自《大》卷第九十二,志第二十五之二。)

去,佛陀在的精,教比丘精勤修行,化所有障蔽自心光明的;世法皆常,若能心,即得智能,相,便可苦,得大安。

,有一比丘心智昏不明,不能佛陀苦心的教,每日食後即起房,放性,恣意睡眠;色身快意舒,不修常等行法。佛陀察位比丘是懈怠惰地度每一天,不知自己的生命只剩下七日的,心他因放逸而落三,於是前往比丘室予以度化。

然而在房的比丘不知佛陀的到,依酣睡不醒,世尊其心念汩,性迷昧不,便指作令其,同呵斥道:「快起床,怎在睡呢?你的行就像牛身上的寄生,以及螺、蚌、蠹一,不知此身乃苦根源,蔽於不之中,只因身的舒而懈怠落。如同有人受重,遭遇如此危急厄,安逸睡眠而不求解之道。修行之人不能惰好眠,常自警,心心念佛念法念僧,佛菩的行,便能患苦。此外,要常常苦空,破除邪、令生正,便是世明眼之人。若能如此,千倍福功德由此而生,永不入三道。」

比丘佛音,如雷耳,坐而起,佛自教於前,立刻起身佛足。世尊接著比丘:「你能知去生的因?」比丘惶恐地:「弟子心智五所覆,不能明了多生累劫宿命之事。」世尊悲地:「你在去佛曾出家修行,不不持戒,更求名利,食日散不勤,不存念佛法理,所以命之後便落寄生。五年後果受,又投生螺、蚌之和中蠹各五年,四心智昏暗,生暗冥有智能,身命喜好蔽之,以冥家不光明;若待其一醒,已了很的!如此久在罪之,不求出。今日,你於罪福生,能生而人,更得以出家修行;何要重蹈覆,著睡眠以待日落?」

比丘了去生懈怠受苦的因,全身毛骨悚然,心生忏悔;自此一心念道,以精勇猛之力漏,得,不再受生死之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