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法概皆常,佛有二身

一:行常:意指世一切事物,皆在那流,一常住不。有法概皆常,生以,假作真,而起妄想,或求生不老,或徒粉色身,不‘亘古不’,仍不免‘那生’,常者,乃是世之自然法,此方是‘真常’。了悟化常乃是生命的特征,於一切境,遇而安,在悲智中,得生命之究竟竟。想得到幸福,就要真理下手。真理要心下手,心要悟下手。悟就要照常下手。能照就有大慈悲心,因能照常,就有得失的念。一旦失去什,就不感到痛苦,因你知道――就是常。

佛有二身,一者法身,二者色身。法身相,遍空法界,一切法不一不。色身有相,佛福所感,相好殊,世比。其身遍空,有始,其化身所化生相同,所感而,有始有。法身相,唯有得,不。色身有相,可以得,但身要登地菩才可得,化身能得。故佛如登地菩用身而法,地凡夫常用化身而以度化。而化身有生有、有有去,不能住世。由此後世生造佛形像,而以恭敬拜,修行果。

究竟菩提心 Absolute Bodhi Citta – 完全醒、到象之空性的心; 甘露 Amrta
(藏文dut tsi) : 一加持物,能助心理及生理疾病的元。 阿 Arhat (藏文Dra
Chompa):已除障的小乘修行者暨成就者。他是完全了悟的或者。 音菩
AvalOkiteSVara
(藏文ChenreZig):大悲心本尊,是西藏人最修持的本尊,因此被尊西藏之怙佑者。音菩的心咒是「嗡嘛呢美」,六字大明咒或六字明咒。
中 :字「介於者之」。中共有六,一般指的是介於死亡及再度受生之的。 菩提心
Bodhi Citta (藏文Chang Chup Sem):「悟或悟之心」。 菩Bodhi SattVa
(藏文Chang Chup Sem
Pa):「展悟心者」,亦指了救度一切生回苦海,而誓修持以菩提心基的大乘法及六波蜜的修行者。
菩戒 Bodhi SattVa Vow (藏文Chang Chup Sem Gyi Dong
Pa):修行者了引一切生皆成就佛果而誓修行受的戒。 佛性 Buddha Nature
(梵文tathagatagarbha,藏文deshin shekpe nying
po),又「如藏」:是一切生皆具有之原始本性。悟就是佛性的彰,因此,佛性往往被佛的本,或悟的本。
迦牟尼佛 Buddha Sakyamuni (藏文Shakya Tubpa):往往又瞿昙佛(Gautama
Buddha),指劫千佛中最近出世、住於公元前五百六十三年至四百八十三年的佛。
法道 Buddhist Path
:得到正或悟的程,亦指修行的三次第;根、道、果「」中的道。 次第
Completion Stage (藏文dzo
rim):在金乘,禅修有段:生起次第及次第。次第是密禅修的方法,在段,行者由於及能量的化而得到大、明性及念的受。
依因而存在 Conditioned Existence (梵文SamSara,藏文Kor Wa):即回的象。
勇父 Daka
:相於空行母之男性,已全然悟而且量很高的瑜伽士。可能是已得到此成就的人,也可能是一位禅修本尊悟心的非人道化身。
空行母 Dakini (藏文khan
dro):已全然悟而且量很高的瑜伽女。她可能是已得到此成就的人,也可能是一位禅修本尊悟心的非人道化身。
生起次第 Development Stage
:在金乘,禅修有段:生起次第及次第。在生起次第的段,本尊的想逐步建立持下去。
法、佛法 Dharma :
一、指真理;二、指佛陀所教我修正言行的方法修持成佛的法 。。 法性
Dharmata (藏文Cho
Nyi):「如是」、「事物之真本性」、「事物之如如真相」。法性是完全悟者所到的象,有任何的障蔽及曲解。
法 Dharma Chakra (藏文Cho Chi Khor
Lo):佛陀的法教可分三次:小乘、大乘及金乘,分在三次法所授。 法界
dharmadhatu(藏文Cho yings):一切象所升起之片遍在界,始亦。 法性
dharmata(藏文Cho
nyi):象的真本性,亦「如如自性」、「事物之真本性」或「事物之本然自性」。
道歌 Doha:金乘行者受及悟境而自然唱造的歌。通常是九字一句。 勇父 Daka
:相於空行母之男性,已全然悟而且量很高的瑜伽士。可能是已得到此成就的人,也可能是一位禅修本尊悟心的非人道化身。
空行母 Dakini (藏文khan
dro):已全然悟而且量很高的瑜伽女。她可能是已得到此成就的人,也可能是一位禅修本尊悟心的非人道化身。
生起次第 Development Stage
:在金乘,禅修有段:生起次第及次第。在生起次第的段,本尊的想逐步建立持下去。
法、佛法 Dharma :
一、指真理;二、指佛陀所教我修正言行的方法修持成佛的法 。。 法性
Dharmata (藏文Cho
Nyi):「如是」、「事物之真本性」、「事物之如如真相」。法性是完全悟者所到的象,有任何的障蔽及曲解。
法 Dharma Chakra (藏文Cho Chi Khor
Lo):佛陀的法教可分三次:小乘、大乘及金乘,分在三次法所授。 法界
Dharmadhatu(藏文Cho yings):一切象所升起之片遍在界,始亦。
法身dharmakaya
又「自性身」或「法性身」,是佛陀的全然悟身或融智慧身,是超越形相的真知智慧,於身及化身。
法性 Dharmata(藏文Cho
nyi):象的真本性,亦「如如自性」、「事物之真本性」或「事物之本然自性」。
道歌 Doha:金乘行者受及悟境而自然唱造的歌。通常是九字一句。
八有暇、八自由 Eight Freedoms (梵文Astaksana,藏文Tel Wa
Gye):未生於地道、未生於鬼道、末生於畜生道、末生於之道、末生於不利修持佛法之地、末生於正法或持邪之地、末生於佛出世的世界、末生心智不全之人等暇或以修持佛法的。又「八」。
八知障 Eight Intellectual
Complcations:有八知造作就是有始、、、常、去、、及。 空性 Emptiness
(梵文sunyata
藏文tongpanyi):佛陀在二法示道:外在象及在象或「我」的念,皆有真的存在性,因此是「空性的」。
五、五逆 Five Actions of immediate
result:五致即身入地的其重之行:父、母、阿、出佛身血、破和合僧。亦五罪或五逆罪。
五毒 Five Poisons (梵文klesas,藏文nyon mong):即障或心障 :
相於知障。障主要可分三或五。所三毒是指: 、、:五毒指三毒加上慢及疑。
四不共加行 Four Extraordinary Founndations Orpreliminary
Practices:四不共加行包括十一一千一百一十一遍的皈依大拜、清障金心咒、曼及上相法之祈文
四端或四偏 Four Extremes (梵文CatuSkoti,藏文mu
bzhi):相信一切事物的存在性 , 即常 ; 相信一切事物都不存在性 , 即 ;
相信事物既存在又不存在 , 即常 ; 相信事物超乎存在及不存在 四加行 Four
Foundations Orpreliminary Practices (藏文Ngon
dro):在金乘中,行者通常由四加行契入法道。一般所的「四加行」包括「四共加行」(Four
Ordinary Foundations Orpreliminary Practices) 及「四不共加行」(Four
Extraordinary Founndations Orpreliminary Practices)。 四量心 Four
Immeasurables (藏文 tsam med pa): 量有四,慈、悲、喜、;
慈,一切生具及因。 悲,一切生苦及苦因。 喜,一切生不苦之妙。 ,
一切生怨、、、憎,常住大平等。 四共加行 Four Ordinary Founndations
Orpreliminary Practices (藏文tn mong gi ngon dro Shi):
心向佛法的四禅修或思惟,包括修或反深思
「人生得」、「死常」、「因果」、「回失」,以培定的修道心。如三年前的三月作此想,或者修大手印前四年空禅修的第一年作此修。四共加行是大手印的基法。亦「心四思惟」或「心四法」、「四正」。
四谛 Four Noble Truths(藏文pakpay den pa Shi ):
佛陀以在印度鹿野苑(撒拉那,Saranath)示四谛而始法。苦谛、集谛、谛及道谛是佛教小乘的基思惟。
心四思惟 Four Thoughts That Turn The Mind (藏文lo dok nam
shi):即四加行的基思惟。 波巴大 Gampopa (l079-1153
A.D):藏佛教噶派的主要承持有者。著有《解 (The Jewel Ornament of
Liberation) 上瑜伽 Guru Yoga:四不共加行的第四加行,?#123;上的虔敬心。
小乘 Hinayana (藏文tek pa chung
wa):字「小之乘」,指佛陀初法所授的法教,?#123;仔自心及其迷惑。又上座徒,即上座部,之道
(Theravadin path)。 鬼 Hungry Ghosts
(梵文preta,藏文yidak):永在、渴之中的生,生於回六道中的鬼道。 相互依存
Interdependent Origination (藏文ten drel):
相互依存的理指出,一切象皆是空性的,也就是,一切事物的都是相互依存,互有,系於彼此,而有任何的存在。事物的主要有十二起,十二因。
阿修 Jealous Gods (梵文asura,藏文lha ma
yin):嫉妒心之生,因有染污的善而生於上三道中的阿修道。或半神。 智慧
Jnana:乃原始的明,也是悟(自心本性不再受到障蔽)所的智慧。梵文之音「佳那」。
噶派:西藏佛教的四大派之一,由巴大所始,以大法王
至高的。藏佛教其它三大派: 教、迦 花教及格 教。 劫 Kalpa
:百年之的元,是「劫」的。 、因果 Karma
:字「行」,亦指宇宙之因果定律:善行必致善果,行必致果:善果必出自善因,果必出自因。
三身 Kayas,three:佛有三身:化身、身、法身。 障 Klesa (藏文nyon mong
pa):有情的痛苦,通常又「defilement」染污。 障可分三毒:、、;
亦可分五毒:、、、慢。 固速
Kusulu:修佛法有方法,一是研佛教典:另外一是直接禅修,研的功夫少,就是「固速」或瑜伽上的方法。
喇嘛、上 Lama :西藏中崇高的老。 大手印 Mahamudra (藏文Cha ja chen
po):字「大印」或「大符」。此禅修?#123;直自心,而不是由善巧法知自心。
大班智 Mahapandita(藏文 pan di ta che
po):大的佛教大者;班智,pandita:大者。 大成就者 Mahasiddha (藏文drup
thop chen po):量高的修行者 大乘 Mahayana (藏文tek pa chen
po):字「大型」,是佛陀二法所授的法教,?#123;空性、慈悲心及遍在之佛法。
曼拉或城 Mandala(藏文chin
kor):各金乘修法所用的形,通常中央是本尊,有四方向。 咒
Mantra:代表各能量的梵音,必在各不同的金乘修法中。 中 Middle
Way,或Madhyamaka school:所建立的一哲派,以述空性的《般若波蜜多心》基。
花生大士 Padmasambhva (藏文Guru
Rinpoche):於第九世邀至西藏,降服邢及魔障,建立派承,藏佛教之祖。 解戒
Pratimoksa Vows (藏文so sor tar
pa):僧尼所受持的不生、不偷、不妄……等戒律。 或 Pratyeka Buddha (藏文rang
sang
gye):意「孤立的悟者」,又名辟支佛。已悟的小乘修行者,依修十二因而悟道,但不具救度一切生的菩;其修行是自利,而非利他之菩提心。
前行法 Preliminary Practices :修持本尊禅修之前必完成的基或修持。
相菩提心 Relative Bodhi Citta –
修持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禅定及智慧波蜜)、行,救度一切生回苦海的心。
回 Samsara :依因而存在的存在形式。生因、、 而流於回,承受回之苦。
僧、僧伽 Sangha (藏文
gendun):法道上的伴。或泛指法道上的一切行者,或特指已悟的僧。 六波蜜 :
布施、持戒、忍辱、精、禅定及智慧 回六道 Six realms of Samsara
(藏文rikdruk):由於不同的或心染污特而受生於回的六形:天道:天人或天道生具有烈的傲慢心,必易之苦:阿修道:具有烈的嫉妒、猜疑心,必斗之苦;人道:是六道中最幸的,因人道生具有到悟的最佳,然他有生、老、病、死之苦:畜生道:由於烈的愚而受生,有深切的之苦:鬼道:由於烈的悭吝而受生,有端的渴之苦:地道:由於烈的填鬼恚心而受生,具有端的冷之苦。
Sravaka (藏文nyen
th):指佛法的弟子,或泛指修四谛而悟成道,已完全了知我的小乘修行者。 十
Ten Assets or Endowments (梵文dasasam pada,藏文jor wa
chu):益於修持佛法的十因素:生於人道、生於佛法盛之地、具有健全的心智、大、佛法有信心、值佛出世、值佛法、值法世、有修行者修行的自由及具善知之慈悲教。
三 Three Jewels (藏文kon chok sum):佛、法及僧。 赤松德 Thrisong Deutsen
(790~858A.D.):西藏王,邀大的印度者及瑜伽士至西藏,建立了西藏的第一座佛教寺「桑耶林」(Samye
Ling)。 三藏 Tri
pitaka:佛教的法教通常分三藏,藏、律藏及藏。藏,佛陀所的文;律藏,佛陀所制定的戒律;藏,佛弟子所造的述,主是象的分析,是法教的或述。
Nagauna 化身 Nirmanakaya 又「化身」,示於世,如迦牟尼佛於此世之化。 涅
Nirvana(藏文nya ngen lay day
pa):完全悟所到的境界。在文字用法上和回形成比。 花生大士 Padmasambhva
(藏文Guru
Rinpoche):於第九世邀至西藏,降服邢及魔障,建立派承,藏佛教之祖。 波蜜多
Paramita(藏文pha rol tu phyin
pa):能超越回的具德行。大乘道所修持的波蜜是:布施波蜜、持戒波蜜、忍辱波蜜、精波蜜、禅定波蜜、智慧波蜜。哇
Phowa:一高深的密法,是於在死亡意投射到善道的法。 般若 Prajna(藏文she
rab):在梵文的意思是「的知」,也可以表示智慧、理解或辨能力。通常它是表示比高超的角度看事情的智慧。
解戒 Pratimoksa Vows (藏文so sor tar
pa):僧尼所受持的不生、不偷、不妄……等戒律。 或 Pratyeka Buddha (藏文rang
sang
gye):意「孤立的悟者」,又名辟支佛。已悟的小乘修行者,依修十二因而悟道,但不具救度一切生的菩;其修行是自利,而非利他之菩提心。
前行法 Preliminary Practices :修持本尊禅修之前必完成的基或修持。
相菩提心 Relative Bodhi Citta –
修持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禅定及智慧波蜜)、行,救度一切生回苦海的心。
世俗谛 Relative truth(藏文kun
dzop):和谛合二谛。世俗谛是尚末悟的世俗人世界的看法,亦即他基於的自我信念而做的投射。
Sadhana(藏文drup tap):密修法的法本,地述如何修本尊的城及禅定。 三摩地
Samadhi(藏文ting nge dzin):又一禅定,是禅修的最高形式。 止 Samatha or
tranquility meditation(藏文Shi nye):基本的禅修方法。
修「止」的候,行者通常腿而生,注於呼吸察心的活。 身Samb Hogakaya
又「法身」,示菩。 回 Samsara :依因而存在的存在形式,和涅相反。
生因、、 而流於回,承受回之苦。 僧或僧伽 Sangha(藏文gen
dun):修行道上的伴。僧可能是法道上的一切修行者,或是已悟的出家。 典
Satra:佛陀口所的法,所集成小乘及大乘典籍,有於金乘的密法教及佛陀之的注。
乘 Satrayana:乘的悟方法包括小乘及大乘。 悉 Siddha(藏文grub
thab):有成就的佛教修行者,即成就者。 悉地 Siddhis(藏文ngo
drub):佛教成就者的修行成就。 回六道 Six Realms of Samsara
(藏文rikdruk):由於不同的或心染污特而受生於回的六形:
天道,天人或天道生具有烈的傲慢心,必易之苦
阿修道,具有烈的嫉妒、猜疑心,必斗之苦;
人道,是六道中最幸的,因人道生具有到悟的最佳,然他有生、老、病、死之苦
畜生道,由於烈的愚而受生,有深切的之苦:
鬼道,由於烈的悭吝而受生,有端的渴之苦:
地道,由於烈的填鬼恚心而受生,具有端的冷之苦。 Skandha(藏文pang
pa):的字「集」。色、受、想、行及等五,是物的存在化知的五基本功能。
Sravaka (藏文nyen
th):指佛法的弟子,或泛指修四谛而悟成道,已完全了知我的小乘修行者。
Subtle
Channels:指的是有的能量或「」,《梵文「波若那」,藏文即「隆」》,循於其中的微管道,而不是解剖上的。
空性 Sunyata(藏文tong pa
nyi):佛陀在二法示外在象、「我」或「自我」的念有真的存在性,因此法都是空性的。
密 Tantra:金乘法教及其典籍。 十 Ten Assets or Endowments (梵文dasasam
pada,藏文jor wa
chu):益於修持佛法的十因素:生於人道、生於佛法盛之地、具有健全的心智、大、佛法有信心、值佛出世、值佛法、值法世、有修行者修行的自由及具善知之慈悲教。
三 Three Jewels (藏文kon chok sum):佛、法及僧。 赤松德 Thrisong Deutsen
(790~858A.D.):西藏王,邀大的印度者及瑜伽士至西藏,建立了西藏的第一座佛教寺「桑耶林」(Samye
Ling)。 三藏 Tri
pitaka:佛教的法教通常分三藏,藏、律藏及藏。藏,佛陀所的文;律藏,佛陀所制定的戒律;藏,佛弟子所造的述,主是象的分析,是法教的或述。

二:法我:意指世法,有、,皆是起幻有,常不、立存在之或主宰。

一、造像起

佛陀殷勤咐:於每天一一照‘我、我所’。此色身乃四大假合之幻,凡我之物皆是我所用,非我所有。若真有我,何以我之心、生死皆非己能掌控?足‘我’主宰‘我所有’,有‘我’即生立,而我一切生之通病,唯有放下我,方可得真我。唯有了知我,始能世界和平共。

最初造像始於陀延王。佛上升忉利天母法,浮提中一佛,如暗夜星中月,“是生孤依,皆於如心慕,生大。陀延王住在中,常悲感,渴仰於佛。夫人婢女事皆不涉心,作是念言,我今悲不久死,何令我未命得於佛。思惟,我今已佛先住不於佛,哀感切或致於死,我世有一人能如色像福德智慧等者。何令我得是人除其。作是念己,即更思惟,我造佛形像拜供。即告敕所有工匠令集”。

三;大乘――小乘法:佛法本一味,原大小乘之分。但因生不同根器,世之苦,只求自了者,解生死之小乘法。悲深重,欲自他者,大乘法。

“毗首羯磨天其事,知王意,欲造佛像,於其夜中作是思,我身所解最玄妙,世之中如我者,我若作少似佛。即其身而匠者,持利器,至明清旦,住王,令守人具白王言,我今欲王造像,我之工巧世中匹,唯大王莫使余人。王此心大欣”。

佛教是因施教的:佛生法,都是不同的根,佛因教化的象不同,就有不同的解:例如:於智慧高的人,能信受佛法的,佛就告他能直指人心,明心性,下即悟的道理;於智慧稍低的人,不明了佛法的,佛就告他循序,按部就班地去修行。

陀延王因如上天法,不於佛,心生,渴慕而思造佛形像用以恭敬拜,感得羯磨天人到人造佛像,是世最初造像起。後陀延王在世尊下到人後,又造很多佛像,流後世,因此佛像及佛教造像源源不流下,以致展到彩、木雕、泥塑等多形式。造像的也不增加,不但造迦佛像,同展到造三方佛、三世佛、身佛、法身佛像以及菩和佛弟子、天八部等法像。在印度最初的佛塔四周都雕塑如形像,僧人依塔行坐而修行。

佛教世逾二千五百余年,能不同的代,不同的生,就是佛能善巧方便,因材施教,因地制宜所至。

在孔雀王朝代,阿育王力推崇造像,文他造八四千座塔安置各,同造有多佛像。在《慧大》中陶侃州,有人於海中得阿育王所造文殊利像,陶侃送到武昌寒溪寺,慧大迎至山。在林寺特建文殊以安置,尊文殊像在代的中一直完好保存。到文革期,最遭到兵的破,被拆拉到上海冶而。文殊像的值高,它的不是林寺的失,亦是整佛教界的失,但是失已是法挽回。

也是佛教能延至今的原因。

佛教造像在以後得到不的展,乃至所有的佛教寺院,阿若缁素四弟子行莫不立有佛像。著佛教入中,佛教造像也同到中。最初明帝夜佛,遂派中郎蔡到西方迎接,中途遇迦摩和竺法,赉佛像而至中。以後佛教造像在中盛唐到巅峰,佛法因此而深入人心。

四;如果佛陀真的有等力量,何寺院及佛像又在及天中被呢?佛像等物被,不代表它有力量。佛法示常之理,世上的一切事物,不生、持及消失的程,《解;世界一切事物都必;成,住,,空;》物是如此,世俗的人、事及物也是如此。即使我的老迦牟尼佛,也在二千多年前示入的像。世界上的物,是令生聚福德的福田。生能藉著它仰、、供及行等修持而集成佛的。但它的住世否,取於生的力及福德因。如果生有足的福德,它便不存在,例如被或在天人中消失。拉的大昭寺,供著一尊世上最神的佛像。佛像是悉多太子十二的等身像,依著太子的容貌塑制而成,後入地,又在地文成公主入嫁至拉。在代的言中都有述及,即使尊最神的佛像,最也沉入地底,自人世界消失。那是因生之共所致,我不再有福德得尊神的佛像,不是佛陀有力量保他自己的身像,也不是佛有悲心的故。

二、造像的功德利益

自陀延王造像以後,佛教造像一直延到在,可造像的功德利益是非常巨大的。在陀延王最初造像,斧三十三天,迦如即便陀延王造像功德,授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提桓因天主即便佛,今在人是否有人在前生造佛像,“佛告提桓因,有曾作佛像者,皆於去先已解,在天中尚,於馀”。

依佛所言,若人造立佛像,此人生即得解,不至於生,多阿皆因前生造佛像,或佛堂,下至以微少染一佛像而供,以此福德永苦而得解。同若心利益生而造佛像,成就佛道之因。造佛功德不但能得解,也可以成佛下福德。佛陀回到人後,更陀延王造像功德利益。“汝今已作量利益,更有人汝等者,汝今於我佛法之中初,以是因故令量生得大利益”。造像功德不可思,能令自他解,成就菩提,善中造像功德是最上。言之,可分述如下:

一者、消除宿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